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北京医疗队的足迹

来源:《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20-03-06

  湖北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北京市属12家三甲医院共136名医护人员组成的北京医疗队驰援武汉。援助武汉第一个月,北京医疗队收治257名患者,43人已治愈出院。湖北省委省政府在给援鄂医疗队全体队员的慰问信中写道,“你们用血肉之躯筑起了护佑生命的钢铁长城。”

  新中国成立以来,在缺医少药的贫困地区,在地震、海啸灾区,在非洲兄弟国家,都留下了北京医疗队的足迹,也有医生长眠在了受援地的热土上。

  1. 驼背上的北京医生

  北京成规模输出医疗队要从1965年说起。

  当年6月26日,毛泽东做出“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指示。一支支北京医疗队奔赴外省市开展医疗援助。

  1967年,北京医疗队向河西走廊派出了第一支医疗队,此后,一批批北京医生来到河西走廊。他们头顶戈壁烈日,脚踏祁连冰雪,走遍了祁连山麓的村村寨寨,探访了沙漠深处的毡房帐篷,为当地农牧民送医送药。

  在河西走廊,骑着骆驼去行医是常事。

1972年,北京赴甘肃医疗队的队员长途跋涉,穿过戈壁滩,把医药送到牧区

  1973年秋末冬初,北京医疗队阿拉善右旗分队的3名队员决定到巴丹吉林大沙漠深处的巴丹吉林大队去探访。旗上不少同志劝他们不要去,即使有经验的人,都曾在大沙漠里迷路。但他们坚持要去。在一位乡邮员的带领下,3名队员生平第一次骑上骆驼,向大沙漠深处进发。他们翻越了海拔3000米连绵不断的沙山,越过了陡如屋脊的沙山脊,迎着风沙,整整走了两天才到达。

  全大队42户牧民散居在8000多平方公里的沙丘之中,畜群点之间相距几十里地。医疗队员们挨家挨户探访,深夜赶路时就在沙窝里趴滩露宿。56天,3人走遍了每个蒙古包,为所有病人都看了病,还在困难条件下成功进行了切除卵巢囊肿、阑尾等手术。牧民们感动地说:“旧社会,我们踏遍草原请不来医生,得了小病扛过去,得了大病等着死。新社会,毛主席从北京派来好医生,踏遍草原来找我们!”

  在高寒山区天祝藏族自治县巡回医疗的队员们,不顾高原反应,坚持送医送药上门。松山公社有一位藏族大娘,腹部长了很大的肿瘤,不能躺卧,长年跪在炕上。1973年7月,北京医疗队为老人进行了手术,摘除了一个31斤重的肿瘤。(1974年6月20日《北京日报》3版,《北京医疗队在河西走廊》)

  在10年时间里,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医院、北京儿童医院等20多家北京医疗单位向河西走廊派出了3000多名医务人员。他们诊治了大量病人,抢救了不少危重病人。

  不只是在河西走廊,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北京还向陕西延安、西藏阿里、云南西双版纳等地派出了多批医疗队。

  2. 1968年开始援外医疗

  1968年,在周恩来总理的提议下,北京向几内亚派出了第一支援外医疗队。此后,一批批北京医生被派往几内亚、布基纳法索、利比亚等非洲国家。

  1984年1月,我国第一次向利比亚派出医疗队。医疗队全部是由来自北京的医务人员组成的。

  医疗队开始工作的第二天就创造了当地医疗史上的一个奇迹。

  患者入院前一小时被机器绞伤左手,五指关节完全开放,严重粉碎性骨折,肌腱断裂,除拇指外,其余四指仅尺侧部分软组织相连。

  当时,在该院工作的六七个国家的医生都认为除拇指外,其余四指需要截除,只有来自北京的医生认为有保留更多手指的可能性。医院院长最终同意了北京医生的意见。

  来自北京积水潭医院的常万绅、翟桂华两位医生在其他医护人员的配合下,经过九个半小时的手术,成功为患者接上了断指,五根手指全部保住了。患者和家属激动地说:“中国医生了不起!”(1984年3月23日《北京日报》1版,《利比亚朋友说:中国医生了不起》)

  此后,北京医生又连续为当地患者成功再植右上臂及左足。这几次再植手术,轰动了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

  为贫穷的老人免费切除肿瘤,为刚刚出生两天的肛门闭锁小婴儿成功进行手术,通过持续治疗让一位常年因腰腿痛下不了地的大叔又能下地干活了……在几内亚,北京医生的医术也是一传十,十传百,周边国家的病人特意赶来,点名要看中国医生。中国医生是这里最受尊重的人。在几内亚政变期间,示威游行和枪战频繁发生,但只要中国医疗队的车经过,人群总会闪出一条通道。(2010年5月6日《北京日报》3版,《援·爱》)

  诊治病人约840万人次,收治病人约38万人次,完成手术约18.1万人次,抢救危重病人约15万人次——这是2013年中国医疗队援非50周年时,北京援非医疗队交出的成绩单。

  在这些数字的背后,有十几名北京医疗队队员在援非期间以身殉职,永远地留在了那片热土上。

  3. 挺进灾区最深处

  1976年7月28日, 唐山发生7.8级大地震。

  地震当天,首钢迁安矿山医院就派医疗队开赴唐山。当晚七点多钟,在大雨滂沱、余震不断的情况下,他们就在唐山市的新市区设立了抢救医疗点。(1976年8月26日《北京日报》2版,《首钢迁安矿山医院医务人员在抗震救灾中作出贡献》)

  北京市人民医院医疗队也在地震当天就抵达灾区农村,一直战斗到第二天深夜才吃上第一顿饭。

  北京矿务局医疗队则迅速赶到唐山马家沟煤矿,投入抢救。有个伤员急需截肢,但当时缺少医疗器械。医疗队找来钢锯,连同其它手术器械,在临时搭起的露天灶内进行了煮沸消毒,在树下铺开塑料布,以小树作静脉点滴架,为伤员进行了手术。(1976年8月25日《北京日报》2版,《战斗在唐山》)

  1987年大兴安岭火灾,北京医疗队在黑龙江漠河整整奋战了两个月。

1998年抗洪一线,中日友好医院医疗队每天巡诊于湖南华容县洪山头大堤上

  1998年特大洪水灾害,载着北京医生的车日夜兼程,冒雨开上灾情最重的湖北公安县荆江大堤和湖南华容县洪山头大堤,竖起北京医疗队的大旗。当地群众一看到北京医生,都忍不住掉下了眼泪。当时,首都医疗卫生系统共向湖南、湖北、内蒙古、黑龙江等受灾地区派出了20支医疗队、150多名医疗队员,出色地完成了医疗防疫任务。(1998年9月23日《北京日报》1版,《二十支医疗队圆满完成防疫》)

  2008年5月12日,汶川发生大地震,四川需要紧急驰援。

2008年汶川地震后,北京医疗队宣武医院专家冒着余震给伤员做手术

  大地震发生不到24小时,北京首批50名医护人员已乘飞机奔赴救灾一线,成为最早抵达灾区的外地救援队之一。

  从5月13日至26日,北京共派出9批627名医疗队员,反应速度之快、参与人数之多前所未有。在抗震救灾的第一线,首都的白衣天使成为除川渝地区外最大的一支援川医疗救援队。

  在灾区,首都医疗队被灾区群众誉为“国家队”。在绵阳、彭州、德阳、都江堰、成都,他们伴着余震诊疗1万余名伤员,完成手术近400台。

  地震中有一个母亲舍命救女的感人故事被广为传诵。在北川县陈家坝镇龙湾村,当邻居们从废墟中挖出黄珍丽时,发现她用身体紧紧护住了自己2个月零7天的孩子。但孩子还是被石块击伤了头部。转运到绵阳市中心医院后,孩子的奶奶听说这里有北京来的医生,她抱着已经昏迷了6天的孙女,“扑通”一声跪在了天坛医院大夫吕刚面前,“这是我儿媳妇用命换来的孩子,求您一定要救救她……”吕刚搀起老人,眼圈红了:“孩子劫后余生,我们一定尽全力抢救!”孩子严重脑积水和脑血肿,由于手术条件所限,吕大夫果断地用一根头皮针刺入孩子的囟门,颅内血积液顿时顺着导管流了出来。“哇——”的一声,孩子终于发出地震后的第一声啼哭。老人伏地叩首:“我的好儿媳,孩子给你报平安啦!”

  大地震过后,曾经秀美的巴山蜀水,满目疮痍。每天,绵延3公里的73辆北京急救车都在路况恶劣的巴蜀深山中日夜穿梭,拉起一道充满希望的生命线。

  在抗震救灾一线,北京这73辆急救车不到救援车辆总数的八分之一,却完成了灾区伤员总转运量的30%,行程21万公里,14天连续不停地往重庆、绵阳、乐山等地转运伤员2836名。

  北京救护车队所到之处,警察敬礼,灾区群众走出帐篷热烈鼓掌。(2008年6月8日《北京日报》1版,《天使本色》)

  2010年玉树地震,2013年雅安地震,北京医疗队都迅速挺进重灾区,冲在了抗震救灾的最前线。

  4. 万里之外“追击”埃博拉

  2014年,非洲暴发埃博拉出血热疫情,短短几个月时间,就夺走数千人的生命。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疫情发生国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

  在许多援非国家陆续撤走本国医生之时,中国政府伸出援助之手,毅然派出3支医疗专家组分赴西非三国,帮助当地防控埃博拉疫情。

2010年,北京医疗队队员为几内亚患者诊病

  经过20多个小时的辗转,跨越1.3万公里,8月17日,3名北京抗击埃博拉援非医疗专家和北京第24批医疗队抵达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2014年8月18日《北京日报》5版,《抗击埃博拉 北京专家抵非》)

  时差还没完全倒过来,来自北京的医生们就在中几友好医院开展起工作。当时,几内亚人谈“埃”色变。当地已有近百名医务人员死于埃博拉感染。仅中几友好医院就有9名医务人员感染,6人死亡。

  内镜检查,是一种高风险的检查,因为医生很可能会接触到患者的体液,感染埃博拉病毒。北京友谊医院消化科内镜专家吕富靖走进中几友好医院内镜室时,发现这里仅有一根上世纪80年代的纤维内窥镜,只能通过目镜近距离观察。如果不亲自操作,就无法观察到病变的情况。

  他很清楚,这里的“个人防护”只不过是戴口罩、眼罩和手套,对于预防埃博拉病毒感染,远远不够,但他依然坚持亲自进行了内镜检查。(2015年12月10日《北京日报》3版,《援非抗埃 大爱无疆》)

  “别人因埃博拉走了,中国因埃博拉来了。”就像非洲一些国家民谣传唱的那样,在抗击埃博拉的全球斗争中,中国始终站在最前头。北京医疗队在万里之外,诠释着医生的无疆大爱。

  今年1月27日,北京医疗队迅速集结,踏上了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征程。他们的“战疫”宣言是:一战到底,完胜而归。

  (来源:《北京日报》2020年03月05日14版;作者:侯莎莎;图片:原文配图)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