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史说北京|辽南京的文化交流、民族融合与生活习俗

来源:北京市社科联、市社科规划办  发布时间:2019-05-15

  (一)澶渊之盟

  1004年,辽宋订立“澶渊之盟”,从长期对抗变为友好往来的兄弟之国,开始大规模的文化和经济交流。每到春节或皇帝登基、帝后生辰,双方互派使节,辽南京则成为两国相互交流的中心。两国除经济上互通有无外,在文化上也相互学习。当时宋朝虽然对辽进行“书禁”,但辽朝提出“学唐比宋”,还是通过各种渠道进口宋朝的书籍。苏轼的兄弟苏辙出使辽朝,看到燕京书市很快就出现了苏轼的新诗集,燕京官员对“三苏”的文字十分熟悉。而辽朝的书籍也很快流传到宋朝,如僧人行钧的“龙龛手鉴”,流传到宋朝后很快被翻印。辽朝的绘画、杂剧、医学、种植技术也流传到宋朝。比如西瓜,就是先由西域传到辽朝,再由燕京传到宋朝的。门头沟斋堂的壁画中就有吃西瓜的情境。

  辽宋友好往来长达百年,和平的环境使双方都得到了发展的机会。宋真宗去世,辽圣宗非常哀痛,怕新皇帝绝两国之好,让他的皇后给宋朝的太后写信表示友好,直到宋朝使节来报丧了才放心,在燕京悯忠寺做了一百天的法事。有人统计过宋朝使辽的官员,一百多年间多达1600余人,辽朝的使节也不会低于这个数字,而随行人员还未计算在内。这样大批“观光团”的相互往来,自然更拉近了南北的距离。幽燕地区向来是中原与北方民族来往的结合部,但以往的交往与辽南京不同,辽南京汉人虽是多数,契丹却占统治地位,这使北方民族对这个城市的影响更为深刻。

  (二)契丹人的捺钵文化影响了几代

夏捺钵,庆陵辽墓壁画《夏之图》

  契丹人的四季捺钵不仅是帝王们的游乐方式,而且反映了北方民族强健、奔放的性格,这使辽南京与中原都城有很大不同。中原的帝王也出游,而且要建“行宫”,但只不过是从大围墙、大宫殿,变为建些小围墙、小宫殿。契丹皇帝出游驻地也叫“行宫”,但却是随时支起帐篷,周围插上些棍子,上面有伞,下面是值班的卫兵,称之为“硬枪”。“硬枪”又以绳子连起来,便算作“宫墙”了。契丹有朝日之俗,宫门向东,门上临时挂个牌子,称作某某“宫”。所以,宋人嘲笑契丹人是“编苇驻帐夸行宫”。这种行宫里自然不像中原关起门来欣赏袅娜的歌舞和丝竹管弦;而往往伴随着胡笳、鼙鼓和飞鹰走马。这种文化使辽南京形成雄浑、开放、大气的风格,辽南京原有的汉文化和百姓日常生活都受到深刻影响。南京进行科举考试,辽圣宗出的题目是“一箭贯双鹿”,文人刘三嘏进赋,则为《射二虎颂》,而平民百姓更以登山、野游为乐。这种风气一直影响着金、元、清几代,所以,元人孙敬修说:“万里河山有燕赵,一代风俗自辽金。”

  (三)奇异的生活习俗

  婚嫁不论辈分。契丹人往往亲上加亲,而且不论辈分,姨妈可以嫁外甥,舅舅可以娶外甥女。契丹和汉族相互通婚的情况也越来越多。比如,辽南京刘慎行家族,六个儿子中有两个娶了圣宗的女儿。至于番汉大臣之间相互通婚的情况就更多了。契丹妇女地位很高,很少受中原“三从四德”的礼教影响。这种风气一直影响到清代,满族的“姑奶奶”是很厉害的,也可以看作是契丹遗风吧。

  衣食住行和节日习俗。契丹讲“髡发左衽”。“左衽”就是衣服在左边开襟;“髡发”,就是剃掉头发的一部分和大部分。这在古代的汉人中是不允许的,汉人认为发肤受之父母,每根头发都要好好保护。但在辽南京却有不少儿童效仿,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北京及河北民间,儿童头顶上往往都留“桃形发”,脑后留个小辫子,究其源流,便是契丹髡发遗风。

契丹“髡发”款式

契丹人偶,可以从中看出他们的发型与服饰

  契丹节日也有特点。二月二中原叫作“龙抬头日”,契丹却要消灭害虫,吃炸食,“煎虫儿”。

  端午节中原要吃粽子,而契丹人却要端午“射柳”和“打马球”。由于燕京有不少高丽人、渤海人,还要请渤海厨子做艾叶糕。

  除中原节日外,正月十五还要“纵盗一日”,只要不满十贯钱就不算偷。辽南京的社会生活可谓丰富多彩。

 

       北京社科联人文之光网整理,资料来源于北京市社科联等组编的《史说北京》(插图本)。文章配图来源于网络。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