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原创|史说北京|北京的建都史

来源:北京市社科联  发布时间:2019-03-21

  说北京有1000多年的建都历史,是将北京在历朝历代作为都城的历史时期加总而来的。说北京是“六朝古都”一般是指:辽南京城(陪都),金中都城(中都),元大都城,明北京城,清北京城,民国初年北京城。而再往前考察,历史上还有过“燕都蓟城”。北京史研究会名誉会长曹子西先生认为,战国七雄互相开战,都是相对独立的政权,并不听周王室的,因此,北京从战国时的“燕都蓟城”开始,到后来历朝历代为都的时间加在一起,总计有1020年。清史专家阎崇年认为,北京历史上自蓟、燕、前燕、大燕、中燕、辽、金、元、明、大顺、清至民国初期,先后有12个朝代以北京为都城。由此可见,说北京建都时间有1000多年,是把自战国燕都以来历朝为都的时间加在一起。也就是说,自战国以来的2000多年当中,北京有1000多年曾经作为都城。北京作为都城的时间,在全国古都中是最长的。

  金代以后,北京城市建设继续走向辉煌。其特点是新城址离开蓟城旧址,向东北方向移动,这就形成了元大都城。元大都城的营建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即“先有规划,然后建城”。这个特点使今日的北京城成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规划完整的历史文化名城。这个特点还使今日北京城市方位明确、左右对称,城市街巷、建筑井然有序。元大都城的规划建设与金中都城不同,没有旧城的基础,没有条条框框的限制,完全是在一片平地上以更高的标准来规划、建设新城。当时规划新城的位置确定在金中都城的东北郊,这里有永定河故道留下的大片水域。金代皇帝在水域中修建离宫,离宫称“大宁宫”或“太宁宫”(古代汉字“大”与“太”有时相通),离宫周边是大片水草和农田,蒙古民族认为这是子孙或国运兴盛的地方。在这片沃土上,忽必烈委托刘秉忠等人规划、建设新城。刘秉忠是一位知识渊博的道士,同时精通儒家文化和阴阳学。新的城市规划首先遵循了《周礼·考工记》所规定的古代都城设计理念。成书于东周时期的《周礼·考工记》是这样记述理想的帝王都城的,“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面朝后市”。一般认为这是中国古代理想的帝王都城,然而,从商周到元代城市考古并未发现比北京旧城更接近这一蓝图的城市遗迹。

  元大都城的规划建造达到中国古代城市建设的最高水平,而且为明清北京城市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从元大都城的城墙城门来看,城四角有角楼,每个城门上有城楼,外面有护城河。它和我们今天看到的明清北京城墙还不一样。从蓟城到元大都城,城墙基本都是夯土筑成的。这种城墙的建造方法是先挖地基,两边立挡板,然后填土,夯实,再填黄土,再夯实,夯一层周边的挡板就提高一层。夯筑后,拆除挡板,一座梯形(基座宽、上面窄)的土城墙就形成了。要了解元大都城墙遗迹,可以去安定门、德胜门外的北土城,那里修建了元大都城垣遗址公园。

  要了解一座城市的文化特点,首先要看它的标志性建筑。一说到北京,人们就会想到胡同、四合院;一说到欧洲,人们就会想到教堂。每个城市都有不同的文化色彩,建筑是城市特点最直白的展现。我们要保护北京城市的古都风貌,就是因为北京古代城市有着显著的东方城市文化特点。如果北京城市的古代建筑都消亡了,北京就不仅没有古都风貌,而且其城市文化的特点也没有了。白塔寺的白塔是忽必烈亲自督建的,这座塔的修建比元大都城还要早,是先建塔,后建寺庙,然后修建大都城。因此,白塔寺白塔是元大都城的一个标志,要想了解元代的历史,了解元大都的城市风光,可以去西城区白塔寺。在白塔寺,除了看白塔,还可以看配殿展陈的元大都皇城沙盘。值得一提的是元代北海琼华岛顶上的广寒宫(古代传说中嫦娥的住所),它是典型的中华传统建筑,建筑造型为坐东朝西的“凹”字形。在北京故官御花园也有一组建筑东西对称,东面为“凸”字形,代表阳;西面为“凹”字形,代表阴。

白塔寺白塔(图片来源于网络)

      北京城市分阴阳,这种阴阳关系是通过前后(南、北方位,南为阳,北为阴)左右(东、西方位,东为阳,西为阴)来确定的。在北京的地名中,凡是带有“左”的一般在东边,带有“右”的一般在西边。例如,北京旧城的外城中,永定门居中,东有左安门,西有右安门;到内城,正阳门居中,东有崇文门,西有宣武门;在内城外,东面有日坛,西面有月坛;在内城里,东面有文庙,西面有武庙;在紫禁城内,东有文华殿,西有武英殿等。由此充分展示了北京城市左右对称、左文右武、左阳右阴的文化特点。这种文化特点源于道教,刘秉忠将其应用于元大都城市规划。元大都城以今日地安门北万宁桥为中心点,向南北延伸为直线,正好把北京六海(南海、中海、北海、前海、后海、西海)规划在城市西面,以水为阴。

  元大都城在建筑设计上有一个特点,即南面有三座城门,东、西也各有三座城门,但北面只有两座城门。这样的城门设计与《周礼・考工记》所规定的“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有所不同,充分考虑了北方的气候特点和中华道家文化因素。传统堪舆学(风水学)认为,南为阳,北为阴,由南面进来的阳气不能从北面直接泄出去,因此,南北城门不能相互对接。另外,北京冬天刮西北风,西北风给人的感觉是刺骨寒冷,而夏季刮东南风,东南风柔和湿润,让人感觉到舒适。这种“南来风不泄,西北风不穿堂”的思想,属于古人总结的环境堪與学理论。观察老北京的城墙和城门,人们不难发现明清时期北京内城北城墙修得高大、厚实,胡同内的四合院也是北屋山墙修得厚而高,不露窗户,这些建筑理念或细节,既反映了中国北方的季风气候特点,也展现了人们对城市文化环境的深入体察。

砖塔胡同的标志性建筑一一万松老人塔(始建于元代)

  从元大都到明清北京城,北京城市最突出的特点是帝王都城。作为帝王都城,皇权至高无上是其突出特点。这一特点主要表现在城市的规划建设上。皇宫不仅要居中,还要坐北朝南。为此,首先要确定南北方位。中国古代先民是这样确定南北方位的:白天立一竿,正午时刻,太阳一照,立竿见影,正南正北的方位就找出来了,而且符合中国北方日照的特点和规律。古人晚上找南北方位则依靠北极星。有了南北方位,东西方位自然就有了。因此,在古代都城建设中,一般都突出城市南北中轴线。北京旧城具有中国古都中最完美的城市中轴线。古代北京城市正中是皇宫,皇宫正中是皇帝的金銮殿,金銮殿正中是皇帝的宝座。皇宫向南北延伸形成城市中轴线。中轴线分左右东西、文武、阴阳等。皇宫正好处在天、地、人之间的正统方位,处在东西南北之中。

  从“燕”到“蓟”,从金中都到元大都,北京城址从南向北迁移。到了明代,城址又向南扩展。第一次扩展是在明洪武初年,明军占领元大都城后,将北城墙向南移了五里;第二次扩展是在明永乐年间,明朝扩建北京城时,感觉城南空间狭小,不好安排皇城前面的广场和衙署,于是便将元大都城南城墙向南扩展了二里。元大都的南城墙在今天的长安街一线,今日天安门的位置是元大都南城墙正中间大门——丽正门的位置。从徐达攻占元大都城将北城墙向南压缩五里,到明永乐年间南城墙向南扩充二里,基本奠定了明清北京内城的规模。到明嘉靖年间,又修建了北京外城。原计划外城拱卫内城,后因财力有限,外城只在内城南部修建,仅将天坛、山川坛包括在城内,地坛、日坛、月坛未能包括在城内。这就形成北京城市继续南扩的布局,从而使北京旧城形成“凸”字形的城市平面布局。

  北京自辽金以来,留下了丰富的城市标志性建筑。这些标志性建筑就是北京的城市记忆。没有这些标志性建筑,城市就会失去记忆。辽金北京城留下了天宁寺塔,元大都城留下了白塔寺白塔。明代的北京城给我们留下了更为经典的建筑,包括天坛祈年殿、故宫角楼、天安门、北海白塔、景山万春亭等。明定都北京,做了三件大事,每件大事都给北京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一是修天坛,祭祀天地。祭祀天地在古代社会是封建皇权的头等大事。当时天地祭祀在一起,建有大祀殿,后来天地分祭。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有了天坛世界文化遗产。二是铸大钟,敬佛祖。我们有了代表东方文化和佛学的华严钟。三是修建紫禁城,也就是今天的北京故宫。明代保存下来的北京城市标志性建筑有:故宫,包括天安门、午门太和殿、角楼等;天坛,包括祈年殿、圜丘坛、皇穹宇等;岁时建筑,包括鼓楼、钟楼;寺庙建筑,包括太庙、历代帝王庙、孔庙、雍和宫等;城墙城门,包括正阳门城楼、箭楼,德胜门箭楼,内城东南角楼、明城墙遗址等。北京能成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历史文化名城,就是因为还保留着这些文物古迹。

      北京社科联人文之光网整理,资料来源于北京市社科联等组编的《史说北京》(插图本)。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