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原创|史说北京|北京的建城史

来源:北京市社科联  发布时间:2019-03-22

  北京地区人类的活动,最早是从太行山的余脉——西山开始的。北京是个好地方,三面环山,一面向海,中间是个平原,被称为“北京小平原”。还有传说认为北京在远古时期与大海相连,后来海水退了,便形成平原。这个传说有自然地理变化的依据,自然地理和考古资料也支持这一说法。北京西面是太行山余脉,东北面是燕山山脉,只有东南面一马平川,数条河流从西北高地流向东南,最后汇入渤海湾。用现代科技从空中遥感北京地形发现,西北山前和平原交界的地方是一个断层,有部分岩层裸露,说明在远古年间北京平原的位置是一个海湾。后来北京湾内土层不断上升,主要是西北流向东南的河流冲击形成肥沃的土地,养育着北京人。

       就是在这样一处风水宝地,北京人不仅迎来了文明的曙光,而且聚集、孕育着城邑的诞生。北京人在北京湾这个地方最先孕育了两个城邑:一个是“燕”,一个是“蓟”。这两个城邑出现在3000多年以前。这个判断也是有根据的,司马迁在《史记・周本纪》中记载,周武王灭商后,进行了分封,其中封“帝尧之后于蓟”,“封召公奭于燕”。孔子的《礼记》讲得更具体:武王克商,“封黄帝之后于蓟”。武王克商的时间,就是3000多年以前。目前,已经发现“燕”的城址遗迹,并在周边出土了重要器物。

      “燕”位于今天的北京房山区琉璃河乡董家林村。现在这个村里建立了一个商周遗址博物馆,在博物馆的后面有一段土城墙遗址,考古工作者曾经对土城墙遗址进行实地勘测,发现它与旁边的商周墓葬有关系,是同时代的城墙遗址。旁边的墓葬遗址,包括车马坑等,是燕侯的墓葬。“燕”文化和我们现在的北京城市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远古年间,北京湾内人烟稀少,人们识别地名常常选择自己最熟悉的动植物。农谚说得好,“燕子低飞蛇过道,大雨不久就来到”,古代没有天气预报,人们主要是依赖自身对自然的感觉逐渐摸索天气变化规律,通常是通过看天象和了解动植物变化就能知道什么时侯下雨,而且知道雨的大小。上面的农谚中提到了燕子,这种燕子叫砂燕,下雨的时候它低飞、鸣叫。这种燕子在北京地区非常多,主要分布在西北山区,北京北面的山因此被称为“燕山”,这个地方的人被称为“燕人”,这个地方被称为“燕地”,这个地方建的城叫“燕城”,这个地方建的方国称“燕国”。辽代在这里建立陪都,人们称之为“燕京”。人们把燕子作为北京的一个标志,就源自于此。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吉祥物五个福娃中有一个叫“妮妮”,头上顶的就是个燕子,是北京的象征。还有史书记载,在商周时期,生活在燕山山脉的远古人类,羡慕能在空中自由飞翔的“玄鸟”,“玄鸟”实际上就是燕子。我们知道北京也曾经叫“燕”,“燕”是北京城市文化的一个起点。“燕”在商周时期是南方通向北方的战略要地,周武王克商之后,委派召公管辖。

      目前,要了解古代“蓟”的历史文化可以到宣武门外长椿寺,那里有宣南文化展览,其中比较详细地介绍了“蓟”的文化渊源。历史学家研究和考证认为,蓟城在北京湾的中部,“燕”的北面。在远古,人类翻越太行山来到北京湾后,在寻找通向西北、东北的交通路线时,发现卢沟渡口是南来北往的必经之地。于是,人们在渡过永定河后,择高地建立城邑,这个城邑就是蓟城。远古人类在生存过程中,深刻感觉到水火无情,因此在选择城址的时候,不能选择低洼的地方。永定河水从门头沟三家店出山之后,不仅河水湍急,而且还夹带大量泥沙,河道由北向南时宽时窄,夏季雨量集中,经常造成洪水泛滥。为了保证生存安全,人类需要寻找高地生活和聚居,这个高地就是古书中记载的“蓟丘”。经北京大学历史地理学专家侯仁之教授等人考证,“蓟丘”的位置在今天广安门外的白云观。

  当时,在这块高地上生长着一种草,叫“蓟草”,于是,古人就把这块高地叫作“蓟丘”,在这块高地上建造的城池称为“蓟城”。据史书记载,春秋时期,燕国强盛,蓟国弱小,燕国的势力强大后,继续向北发展,在向北发展的过程中占据了蓟城,并以蓟城为都城,这就是古书中记载的“燕都蓟城”。“燕都蓟城”之后,进一步促进了蓟城的发展,北京的城市发展掀开了新的篇章。这个早期的边陲小城先后经历了秦汉时期的蓟城,隋唐时期的幽州城,辽代的南京城,城市逐渐由小到大,城池不断得到复建和扩充,一直发展到成为辉煌的金中都城。为了让后人铭记蓟城的位置,广安门外滨河绿地上修建了“蓟城纪念柱”,上面有侯仁之先生题写的铭文。一直以来,人们比较重视蓟城作为北方军事重镇的研究,但对蓟城作为南来北往民族融合的纽带、南北商品的集散地、发达的商业城市和都市的研究还需要深入。据有关史书记载,战国以后的蓟城,商业发达,城内有定期的集市,除了本地和来自中原的商人,还有东北的胡人,西北的羌人,有汉、蒙、回等多个民族。

天宁寺塔(图片来源网络)

      金中都城给我们留下很多遗迹,其中最重要的一个遗迹就是广安门外的天宁寺塔,它是辽金时代给我们留下的标志性城市建筑。我们到广安门外就能看见这座塔,目前保存完好,当时它位于辽南京城和金中都城市的中心地区,也是城市文化、商业的繁华地区。在辽金时期的燕京或中都城,佛教信仰是城市文化的主旋律,因此,佛教建筑在这一时期比较流行。

      金代北京还留下了卢沟桥这一历史建筑。卢沟桥不仅是交通要道,还是皇帝从中都城到大房山谒见祖陵时要经过的桥,所以修得非常漂亮、壮观,桥栏杆上有几百个石头雕刻的狮子,造型和雕刻都是一流的水平,成为北京最具特点的古代建筑之一。金中都城是在蓟城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座辉煌的大城,城池规模大,至今还有很多遗迹可寻。例如,海淀区有个地名叫“会城门”,那是金中都北面的一座城门;南三环路上有一座立交桥叫“丽泽桥”,“丽泽”也是金中都的一座城门。另外,考古发掘还发现金中都南城墙的一个水关,在今右安门外玉林小区,现在已经建成“辽金城垣博物馆”,这是了解辽金城池必须去的一个博物馆。另外,当时的北京市宣武区政府为了纪念金中都皇宫大安殿,在广安门外滨河绿地修建了“北京建都纪念阙”,也是值得看一看的。还有一处历史文化遗迹值得关注,那就是白纸坊立交桥西面的青年湖,这是金中都皇城西苑渔藻池,也是北京最早的皇家园林遗址。

北京建都纪念阙(图片来源网络)

       北京社科联人文之光网整理,资料来源于北京市社科联等组编的《史说北京》(插图本)。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