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原创|史说北京|中原王朝对北方民族的治理

来源:北京市社科联  发布时间:2019-02-27

  秦朝建立以后,蓟城的地位也从诸侯国的政治、经济中心変成了统的中原王朝控制下的北方军事重镇。从秦到五代,在中国封建社会的前期,蓟城地区的历史主要围绕着中原王朝治理北方少数民族以及中央政权与蓟城地方割据势力较量两个主题展开。在这一过程中,蓟城的战略地位和交通枢纽的作用更为突出,并逐渐发展成为中国北部地区多民族共居的中心城市。

  对于统一的封建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秦朝来说,旧燕地是远离秦都咸阳的北方边远地区,其地理位置处于中原汉族与北方少数民族交接地带,这里无疑是秦帝国抵御少数民族南下,并向北方开拓的前沿阵地。因此,秦王朝采取了几项措施加强对燕地的控制。

  首先,设置广阳郡。秦始皇为了防止六国的旧贵族复辟,把他们迁徙到关中、巴蜀等地管理,并在六国旧都城处大多设置了郡,广阳郡的设置显然也是为了控制旧燕地的核心地区。其次,拆除燕国的南长城。南长城又称易水长城,其走向基本上是沿易水东西伸延,恰好阻隔了燕地与中原地区的联系。拆除易水长城,就使得旧燕地与整个华北大平原乃至关中地区连通起来。再次,修筑驰道。秦始皇为了加强对各地的控制,自统一后的第二年(公元前220年)起,就以咸阳为中心,陆续修筑通往全国各地的驰道,向东一条经函谷关到三川郡(治所在今洛阳),东北向至邺县(今河北临漳县西南)达于邯郸,向北直到蓟城。又以蓟城为中心,向东经渔阳地区到达碣石(今河北秦皇岛北戴河地区),向西北经军都县过居庸关到达云中和上郡(今内蒙古和陕西地区),从而使得蓟城更成为南达中原、西连云朔、北接内蒙古高原的枢纽。这给蓟城以后的经济发展和文化交流带来了深远影响,也确立了蓟城作为中原封建国家北方重要边城的地位和作用。驰道修通后,秦始皇曾五次沿驰道巡游各地。秦始皇三十二年(公元前215年),始皇第四次出巡,向北到达燕蓟地区,曾到过蓟城,后经无终,到达碣石。

居庸关长城,图片来源于网络

  秦朝时期,边患主要来自西北的羌族和北部的匈奴族。尤其是匈奴族,自战国后期逐渐强大起来,到了秦代,向南已越过阴山,侵入黄河以南地区,对秦朝构成了极大威胁。公元前215年,秦始皇派将军蒙恬率30万大军北击匈奴,将其逐回河套以北。为了巩固边防,次年,由蒙恬督率军士把原来秦、赵、燕三国的北长城重新修整连接起来,“因地形,用险制塞,起临洮,至辽东,延袤万余里”,修筑起著名的万里长城。关于“居庸关”之名的来历,有这样一种说法:秦代有大批服役筑长城的“庸徒”居息于此,因而得名“居庸关”。

  西汉初年,匈奴族通过“东击东胡”,征服了乌桓、鲜卑等民族,势力再次强大起来,此后就不断南下,袭扰劫掠西汉政权的北部边郡,蓟城地区往往首当其冲。为了加强对北方地区的防御,西汉政府修缮增筑长城,同时,也主动出击三次讨伐匈奴,迫使匈奴远徙西北。原依附匈奴的乌桓、鲜卑各族转而归附汉朝,迁至燕北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五郡的塞外地区。为加强管理,西汉政府还专门设立了护乌桓校尉,后又设立护鲜卑校尉和护东夷校尉,级别相当于郡守。其中护乌桓校尉府就设在蓟城。

  东汉初年,匈奴、乌桓、鲜卑等族乘东汉国势较弱之机,又不断南下袭扰,蓟城以北的渔阳、上谷等郡成为防御的前线。光武帝刘秀先后任命几位有治理地方经验的官吏到这里做太守,其中郭伋、张堪最为突出。建武六年(30年),郭伋任渔阳太守,针对地方秩序混乱、匈奴犯境的状况,他“示以信赏,纠戮渠帅”,“整勒士马,设攻守之略,匈奴畏惮远迹,不敢复入塞,民得安业”。在他任职的五年中,当地户口增倍。接任渔阳太守的张堪,继续沿用郭伋的治理方法,“捕击奸猾,赏罚必信、,吏民皆乐为用”。张堪还在狐奴(今北京顺义东北)兴修水利,开辟稻田8000余项,发展农业,提高武备。张堪任太守八年,渔阳比较安定。

  东汉后期开始,蓟城一带处于分裂割据势力的控制之下。建安五年(200年),曹操经官渡一战,击败袁绍主力,基本统一北方。蓟城成为后来曹魏政权控制北方少数民族的重要城市,为了统领北方军事,在蓟城设立征北将军府,征北将军统辖幽州刺史和护乌桓校尉、护鲜卑校尉、护东夷校尉。这些措施使蓟城地区有了一段相对安定的时期。

  西晋一代,中央对蓟城地区也十分重视。泰始七年(271年),晋武帝任命卫瓘为征北大将军,统管幽州诸军事,同时兼任幽州刺史、护乌桓校尉。卫瓘采用离间手段,削弱了北部乌桓、鲜卑的威胁。卫瓘之后,治理幽蓟地区有成就的还有张华、唐彬等人。太康三年(282年)正月,晋武帝以尚书张华统管幽州诸军事,领护乌桓校尉、安北将军。他注意抚纳新旧,广布恩信,使“远夷宾服,四境无虞,频岁丰稔,士马强盛”。唐彬是晋惠帝时人,元康年间(291-299年)在他监幽州诸军事时,“复秦长城塞,自温城泊于碣石,绵亘山谷且三千里,分军屯守,峰堠相望。由是边境获安,无犬吠之警,自汉魏征镇莫之比焉”。经过这三人的治理,晋太康、元康间,北部边境也有过一段稳定时期。

  但到了西晋末年,幽州刺史王浚乘“八王之乱”时机,割据幽州并图谋帝位,不仅遭到晋宗室的反对,也失去了幽州士庶支持。建兴二年(314年),王浚被羯族首领石勒擒杀,蓟城落入鲜卑族段部手中。317年,西晋亡,东晋建立,但只能经营长江以南的半壁江山,中国进入南北分裂、对峙的阶段,北方地区开始了十六国、北朝时期。

  这一时期北方的羯、氐、鲜卑等族统治者纷纷在塞内建立政权,包括后赵(羯族,319-350年)、前燕(鲜卑族,337-370年)、前秦(氐族,351-394年)、后燕(鮮卑族,384-409年)、北魏(鲜卑族,386-534年)、东魏(鲜卑族,534-550年)、北齐(鲜卑族,550-577年)、北周(鲜卑族,557-581年)等,它们都相继占据过蓟城。其中鲜卑慕容部建立的前燕,350年攻占蓟城,352年将国都从龙城(今辽宁朝阳)迁到蓟城,357年又迁都邺城(今河北临漳)。蓟城作为前燕国都共计五年,这是北方少数民族政权第一次在蓟城建都,时间虽短,但却是北京历史发展过程中的一个亮点,对于北京后来政治地位的进一步提升具有一定的影响。

  北京社科联人文之光网整理,资料来源于北京市社科联等组编的《史说北京》(插图本)。

      相关链接:

      原创|史说北京|北京湾里诞生的早期国家和城市——燕国和蓟国

      原创|史说北京|周口店的古人类

      史说北京|北京人类活动的起源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