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北京之源“就在房山琉璃河边 3000多年前西周燕都曾繁华兴盛

来源: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2018-11-28

       

   “良乡塔,漫山坡,过了窦店是琉河。”民间歌谣已经说明了琉璃河的位置。明代诗人、“公安派”领袖之一袁中道经过琉璃河石桥时,写下了这首《琉璃桥》。

琉璃桥

                              ——【明】袁中道

  飞沙千里障燕关,

  身自奔驰意自闲。

  日暮邮亭还散步,

  琉璃桥上看青山。

      北京市有两条称作琉璃河的河流,一条是怀柔的琉璃河,从琉璃庙村边流过,另一条是房山的琉璃河,也曾叫作大石河。房山的琉璃河上有大石桥,古代是水陆交通要道,如今,这座石桥不再使用,已成为一处古迹。

  琉璃河石桥所处的乡镇就是琉璃河镇,辖区内有距今3000多年的西周燕都遗址,对该遗址的发掘结果,把北京地区的建城史前推到周朝,因此琉璃河被称为“北京之源”。琉璃河镇拥有众多的古迹,除了西周燕都遗址和琉璃河石桥,还有明代嘉靖时期皇帝行宫、后转为道观的古刹岫云观,以及清代康熙治水的金门闸等。

  琉璃河被称为“北京之源”

  西周燕都遗址,因其发现地被称为琉璃河遗址。遗址位于琉璃河镇东北2.5公里处,包括董家林、刘李店、黄土坡、洄城、立教、庄头六个自然村,东西长3.5公里,南北宽1.5公里,面积为5.25平方公里。琉璃河遗址是迄今西周考古中发现的唯一一处城址、宫殿区和诸侯墓地同时并存的遗址,出土的大量带“匽侯”铭文的器物,证明了这里就是三千多年前燕国的都城所在地。据考证,在夏商时期,约公元前21世纪时,琉璃河地区就有先民活动,并已经演变发展成为部落,即晏(匽),也称为古燕国。

  《史记·燕召公世家》:“周武王灭纣,封召公北燕。”公元前11世纪,周召公因辅佐周武王灭商有功,就在商晏的旧址上建立了燕国,召公奭成为了北京地区的第一位王侯。召公清正廉明,百姓安居乐业。有史籍记载,召公勤政爱民,经常走到乡间考察民生,累了就在甘棠树下歇息,饿了就摘其果实充饥,深得百姓爱戴。《史记·燕召公世家》记载:“召公之治西方,甚得兆民和。召公巡行乡邑,有棠树,决狱政事其下,自侯伯至庶人,各得其所,无失职者,召公卒。而民人思召公之政,怀棠树,不敢伐,歌咏之,做《甘棠》之诗。”春秋战国时,燕国逐渐强大,后灭蓟,迁都于蓟,故称燕京,这个名字直到现在仍被用作北京的代称。战国中期,燕昭王为了应付南方各国,在北易水和中易水之间(今河北易县)建立了一军事重镇,称为“下都”,具有陪都性质,以区别于北面的蓟城“上都”。至燕昭王二十八年(公元前284)。燕、韩、秦、楚、魏、赵等六国合力打败齐国,此时的燕国达到鼎盛时期。燕国在周王朝统治时期有很重要的地位,其历经八百多年的发展,传承三、四十代,曾几度兴衰。秦统一天下后,房山曾频繁设置侯国,这里曾经创造了辉煌的城市文明和地域文化。

  春秋战国时期,房山窦店镇西为中都县县治之地,琉璃河毗邻之。秦统一天下后,琉璃河地区归良乡县管辖。唐代史料已经明确记载了今琉璃河地区的一些村名。辽时,琉璃河一带有刘河、刘李村的村名,均由河而名。《北京历史地图集》中记载元延祐三年(1316)良乡县内有刘李店、洄城村等。明代时期,这里曾经称燕谷里、燕谷社、燕谷店,是源于燕山命名。清代在此设琉璃河镇,镇以河得名。琉璃河风景优美,古迹众多,引来历代众多文人到此咏物抒情,文人墨客的妙笔佳作,记述了琉璃河悠久的历史,描绘了琉璃河秀丽的风光,丰富了琉璃河的历史文化底蕴,琉璃河由此久负盛名。南宋诗人范成大赋《琉璃河》:“烟林匆蒨带回塘,桥眼惊人失睡乡。健起褰帷揩病眼,琉璃河上看鸳鸯。”

  燕都遗址挖出国宝级文物

  琉璃河镇董家村有商周时期重要遗址,位置在京石公路和京广铁路中间。西周初期的古城址位于遗址中部,墓葬区位于城东南部,以黄土坡村最为集中。

  关于燕、蓟这两个北京地区的古国,史料中记载的不多。1962年,文物工作者在房山地区考察时,在刘李店、董家林一带有发现大面积的西周文化层。1964年,黄土坡社员在自家院内挖菜窖时,挖掘出了铜鼎和铜爵各一件。之后,考古工作着对琉璃河地区展开大面积发掘,西周燕国的都城遗址遂呈现出来。

  燕都遗址规模宏大,地下发掘分为:居住区、古城区和墓葬区三个部分。西周墓葬是琉璃河遗址中最为重要的部分,在黄土坡村和古燕都城址以东一带,是全国同时期文化遗存最丰富的遗址,出土了大批带有堇铭文的青铜器和大量精美的陶、玉、石、漆器、玛瑙器等。在西周时代地层中,考古工作者发现了少数属于商代的陶器。

  在董家村的西周燕都博物馆的展室内可以看到不少墓葬马坑。西周时期,作战已经从步行转为战车方式,军队的统领和主力士兵都在马车上作战,步兵则跟在战车后面协同,马和车是当时作战的重要军事装备。为此,特为掌管车马的重要人员设官职为“司马”,后来司马演变成姓,司马的姓氏起源就是从西周开始的。据有关资料介绍,墓葬挖掘出几十座车马坑,坑中的车马是随葬品,车和马的数量是按照墓主人的地位和身份而区别,有1车2马、2车4马、2车6马等,规模最大的有12车42马,42匹马分成4排,有些马的骨头出土时尚完好,有些已经比较混乱,有可能是盗墓人所为。马坑中还挖掘出很多马的饰物,如车伞、车厢装饰等。在贵族募穴里也出土了很多兵器,主要有戈、矛、剑、戟等,西周的军队没有专职的武官,大小贵族就是军队的统领,这些贵族们战时领兵打仗,平时就管理所辖地区的民众。

  随葬品有陶器、青铜器、玉石器、蚌器、漆器以及海贝、扇贝等,其中有国宝级文物,如青铜器“伯矩鬲(lì)”“堇(jǐn)鼎”等。3000多年前的周王室和诸侯,以及贵族们都有规模不小的铜器铸造工房,这些出土的器物体现了当时铸造艺术的高超,反映出商周时期发达的铸造技术。

  堇鼎

  《伯矩鬲》是1974年出土青铜器中的佼佼者,是一位叫做伯矩的人用匽侯赐给的钱制造的铜器,故称为伯矩鬲。器高33.4厘米,口径22.8厘米,重量7.6公斤。伯矩鬲上下铸造了共7个牛头,身子部位以及器盖、盖钮等均采用浮雕式纹饰。盖内、颈部内侧铭文相同,盖内4行15个文字,颈内侧5行15个字。该器物的铸造工艺精湛、造型华丽别致,被专家们视为不可多得的珍贵艺术佳品,为国家级文物,现收藏于首都博物馆,为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堇鼎》也是1974年出土的,堇鼎的口径为47厘米,高度62厘米,重量达43.5公斤,是北京地区出土体形最大,最重的一件青铜器。堇鼎的造型凝重大气,纹饰简洁古朴,口部略有内收,口沿外翻,两端耳部直上,腹部向外鼓起,有三只兽形立足,此为古燕国的重要青铜器。鼎腹内侧铸有铭文“汪侯令堇饴太保于宗周,庚申,太保赏堇贝,用作太子癸宝尊枘”。记载了堇饴奉匽侯之命去宗周向召公奉献食物,并受到召公赏赐。

  1986年,考古人员在挖掘墓葬时,出土了两件极为珍贵的青铜器,一件是“盉(hé)”,另一件是“罍(léi)”。两件文物的口沿和盖内均有相同的铭文,文物专家们解读铭文“命克侯于燕”的“克”字时虽有异议,但多数人认为“克”为召公长子。召公受封后,仍留在镐京,而是派长子姬克管理燕国。因此,这两件物品被命名为“克盉”和“克罍”。盉、罍均是中国古代盛酒或者盛水的器物,盛行于商代后期和西周的初期。

  克罍

  文天祥曾在琉璃河桥赋诗

  公元1297年,南宋大臣文天祥被元军押往大都,途径琉璃河时,他感怀之下,赋诗一首,名为《过雪桥琉璃桥》,体现了忧国忧民之情。

  过雪桥琉璃桥

                        ——【宋】文天祥

  小桥度雪度琉璃,

  更有清霜滑马踪。

  游子衣裳如铁冷,

  残星荒店野鸡啼。

  琉璃河石桥在琉璃河镇政府的南侧,其规模次于卢沟桥。桥下的琉璃河水径流向东,后汇入拒马河。琉璃河上原有一座南北走向的桥,被毁于元末。现矗立在河上的石桥始建于明嘉靖十八年(1539),施工七年,于嘉靖二十五年(1546)五月落成。石桥北端东侧的《敕修琉璃河桥堤记》载:“嘉靖己亥,皇上驾幸承天,赌民艰涉,恻然悯之。比銮回,敕工部尚书甘为霖督修。”当时明世宗嘉靖帝去南方巡视,目睹琉璃河河宽水急,两岸摆渡往来接应不暇,过往行人交通不便,且时有危险发生,回京后便命工部尚书甘为霖督造跨河大桥。石桥的建成疏通了南北交通,方便了经济、文化等方面的交流。

  琉璃河古桥

  石桥为南北走向,桥全长165.5米,宽10.3米,高8米,共有桥孔11个,孔径9米,桥成拱形,中间的桥孔最大,向两端依次缩小,中间三孔的东西两侧面拱卷顶部各有雕刻的镇水兽,桥体全部用条形石材搭建。桥面使用巨石铺设,桥上两侧各有88个粗壮的石望柱,连接着178块厚厚的实心石栏板,望柱和栏板都雕有海棠线纹饰。桥面上的石条之间用198只硕大的“银锭扣”镶嵌连接,非常坚固。石桥的北端西侧有一根铁柱露出地面且紧靠桥身,俗称“镇桥梁”。

  今日的石桥石栏板表面已经没有什么雕饰,石望柱的柱端头上面刻有些图纹;栏板和望柱经过多年风化和侵蚀,部分石望柱和栏板有不同程度损坏,后经过多次修补。桥的中部明显新旧不一,旧的比较少,新的居多。呈现给人们的原物只有桥面那凸凹不平的巨大条石了,大石条的表面光滑,中间凸起,错落相间有序,石块间青草丛生。

  据《明世宗实录》载,建桥时,在石桥的南北两侧各建有牌坊,北侧牌坊为“天命仙传”,南侧牌坊是“利民济世”。两牌坊后改为:“仙积”和“永明”,之后又更名“咸济”、“元恩”。嘉靖四十一年(1562),南北牌坊重新修饰过,清康熙年间,这两座牌坊已经损坏,现在石桥的两端桥头仍有石牌坊的石底座遗存。

  石桥的北端岸边东侧,集中耸立着大小、高矮不同的十一座石碑,部分石碑损坏严重,有的石碑已经折为两截,有的缺少部分边角,石碑的碑文已经模糊不清,年代最远的应该是道光年间,石碑字迹比较模糊。大石桥南曾有碑记《敕修琉璃河桥记》,记载了明万历年间修缮石桥的史实。

  琉璃河石桥两端地势较低,汛期河水泛滥时,常有对桥梁的损坏。为此,明清曾多次维修。

  经过数百年的风雨沧桑,石桥的整体结构依旧稳固,承载能力如故。为了保护好这座历史名桥,并保证车辆和行人的交通便利,政府在石桥的西侧建造了一座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公路新桥。而石桥于1984年5月24日被列为北京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3月5日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桥面大石板透露出岁月的痕迹

  岫云观在明代是皇家行宫

  琉璃河北岸有所中学,名为琉璃河中学,校内有座岫云观,建于明代嘉靖年间,历史上的岫云观有过多种用途,曾是明代皇帝离宫、恩惠寺、清代道观。

  旧时,琉璃河经常发生水患,妨碍南北交通,也给朝廷命官出行及百姓生活带来不便,嘉靖年间在此修建离宫,并筑建了琉璃河石桥。明朝时琉璃河隶属良乡县管辖,因而离观也称做良乡离宫。离宫的建造缘由是嘉靖南行前往现在的湖北钟祥视察生父朱祐杬、生母蒋氏的合葬墓,途中路过琉璃河时命令修建的。而嘉靖帝入住时,已经是北还行程,良乡离宫和琉璃河石桥的敕建都是缘于这次南巡。《日下旧闻考》载:“嘉靖十八(1539)年四月己亥(二日),良乡离宫成。初,帝命于良乡琉璃河建立离宫,至是适成。庚戌(十三日),帝次良乡,御离宫。”离宫落成不久,嘉靖帝就曾驻跸于此。

  岫云观仅存的建筑

  可能是琉璃河水泛滥的影响,良乡离宫建成五、六十年后,已经“圮坏日久”。现有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十二月立碑一座立于大殿东侧,系“恩惠寺僧惟智及僧众人”筹款而立,离宫于第二年重修。

  据有关材料记载:良乡离宫原为五进三合布局,主宫殿为五进规制,西为御花园,东是侧院,后有菜圃,四周有高大的宫墙。宫墙外是一个小广场,南面有戏楼一座,北面为内宫门,左右门房各3间执事房。进内宫门是一座木牌楼,正面是三间大殿,左右对称各是五间配殿,其后又是正殿三间,重檐庑殿顶,筒瓦调大脊,有吻兽,前檐为旋子彩绘。东西侧均通往后院。后院是凉亭,凉亭两侧是回廊,回廊两侧又各有三间配殿,顺廊前行是正殿,俗称皋殿。

  因明朝各处行宫均需设置兵马绿营,所有俸禄和维护修缮支款支出巨大,朝廷财政负担很重。行宫的开支需求过大,于是将离宫改为佛教寺院,良乡离宫也就改为恩惠寺。并按佛教寺院的规制,在二进院内的西侧建了鼓楼,东侧建了钟楼,各殿正中塑了佛像,寺中还建有藏经阁。《良乡县志》光绪十五年(1889)版有:“恩惠寺,在燕谷店西石路旁,亦大刹也。正殿三层。殿之东厢洞房曲室,颇极幽胜。殿后有藏经阁储经,经全部系故明时内廷颁发。”当年的恩惠寺建造壮观,该地为南北交通之要道,商家过客如云,善男信女进香膜拜,热闹非凡。民国十三年(1924)《良乡县志》有补充:“清光绪年间,又经重修,金碧辉煌,较前尤为壮丽。每逢正月九日,游人毕集,士女如云。太平景象也。”

  清光绪庚子年(1900),八国联军入侵北京,进攻保定,途径琉璃河时侵入恩惠寺,入侵者将恩惠寺内珍贵文物洗劫一空,还放火将恩惠寺焚烧。满清最后一年的岫云观碑有载:“庚子之乱,毁于伏莽,几至楼舍成墟。”

  清宣统三年(1911),由四品太监李乐宾,道号李崇祥筹集款项重建,庙宇按照白云观仿建,沿袭白云观道家礼节,1916年建成,命名为岫云观。民国初期,末代皇帝溥仪被逐出紫禁城,宫廷的太监们也随之逐出,一些信奉道教的太监就住在这里,自食其力,所以当地人便称该观为“老公庙”。

  当时房山区的宫廷道观分为上下两院,上院是创建于清嘉庆年初的周口店黄山店村宝金山内的古刹玉虚宫,岫云观为下院。当年岫云观共有香火地280亩,太监有私人土地约500亩。

  岫云观内曾办有一所义务学校,免收学费招收学生,也经常为当地人问诊看病。新中国成立后,岫云观内还住着无依无靠、年老体弱的五位太监,1954年,政府将部分太监安排在北京兴隆寺居住生活。

  曾经的戏楼、牌楼、钟楼、鼓楼、碑楼等均毁于20世纪50年代,现只存有三进殿和五进殿。三进殿,面阔3间15.43米,进深3间9.8米,重檐庑殿顶,屋内顶上有天花,方砖铺地。从垂花门穿过,是五进殿,殿堂为两层阁楼式宫殿,面阔5间20.42米,进深三间10.28米。下为三清殿,殿内各有夹屋3间,面阔7.25米,进深6.83米,台基高1.8米。

  岫云观在1951年9月改建为学校,原名“河北省良乡县初级师范学校”,随后又几次更名,至1978年后名为“北京房山区琉璃河中学”,沿用至今。该校年近50岁的郭老师介绍说,他的母亲曾在该校读书,现存的五进殿的一层当时是教室,二层是学生宿舍。

  岫云观现仅存皋殿、五进殿及西侧的耳房等建筑,主体保存完好,青砖墙体、粗壮的巨型木柱、木梁、椽、檩、室内地面的方砖和室外的青白石台阶及所有基石均为原建筑遗存。当地文物部门将已经损坏的窗扇和门扇修缮,两座主殿屋顶的残缺部件进行补配,重修了五进殿的传统式木楼梯,同时清理周围的废墟建筑。五进殿东侧耳房已经坍塌无存,在此处有《万历三十八年十二月》和《民国二十三年仲秋》立的两座碑刻、石碾,以及修整周边环境时挖掘出来的巨型喂马石槽一座。

  殿前有百年古柏、古槐树和一株一米多高的百年“文冠果”树,学校对院内的这些古树做了妥善的保护措施,进行围挡。新建校舍均依据古建风格建造,全部建筑依然保持着原有风格。2003年,岫云观被列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原标题:“北京之源“就在这条河边 3000多年前西周燕都曾繁华兴盛;作者:张荑)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