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传统文化|第十讲(五)文化纵横:中国人物画——线描艺术

来源:北京市社科联、北京市社科规划办  发布时间:2020-02-07

《中华传统文化十四讲》第十讲 笔情墨韵的国画———水墨丹青(五)

文化纵横:中国人物画——线描艺术

  中国画以线描作为主要的造型手段。其实世界各地许多画种都采以线条作为主要艺术表现语言,但是中国画家更醉心于此,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不断丰富线条的艺术表现力,使它浸渍于东方文化之中并发出夺目的光辉,形成独具中国文化特色的艺术语言体系,却是艺术史上独特的现象。中国画线描绝不是仅仅勾出物体的轮廓线,它其实有更深层次的文化内涵。

  线条在自然物象外表下本是不存在的,正因它本是一种虚拟的艺术语言,便可以不受具体形象的束缚进行概括和表现。它比西洋画的光影体面造型更容易发挥画家的主观情感,更易于展现画家的审美理想。线条可以把画家作画的运动轨迹凝结于纸上,画家的气脉,艺术生命亦可传导于画面,从这个角度讲,线条是使主客观相统一的载体。我们在前面所讲,中国人物画为了“以形写神”,为了深刻表现对象的本体气质,为了创造出感人的艺术形象,无论在造型、空间还是色彩,都要求超越具体可感的现实,获得艺术创作的自由。以线造型可以说也是中国画家达到上述目的的必然选择。

  那么中国画家对线条又有怎样的规定呢? 就是“骨法用笔”。用笔是对作画姿态的描述,用笔的结果就是产生线条,合目的、规范的用笔产生的必然是高度艺术性的线条。对于“骨”,宗白华先生的解释是:“‘骨’是生命和行动的支持点,是表现一种坚定的力量,表现形象内部坚固的组织。”有骨便有肉,骨肉一体不分,就是指造型。“骨法用笔”就是指用线条深刻表现人物的形象特征,是造型与笔墨的高度结合。画家运用线条要有高度的自律性,要以能够表现形象的特征为准。中国画虽然讲究超越可感之现实,但绝不是无所顾忌地编造形象,超越也要建立在对现实的深刻感受基础之上。

  当然,中国画家还要求线条“气韵生动”,将这种气韵形容为“屋漏痕”就是说线条的气脉通连,要像屋檐上滴下的水流一般;也要求线条力道刚健,将这种状态形容为“折钗股”“锥划沙”,无论是折断发钗还是用锥在地上画线,都必然受到阻力,这两个形容就是说线条要使观众感到画家走笔时凝在笔底的力量。无论是气脉的通连,还是力道的刚健,其实看重的都是画家主观艺术生命的张扬,因为线条的连贯与否、有力与否,都是画家个人创作状态的彰显。画家自身的精神气脉赋予线条的迷人艺术效果,那种辗转随心、从容潇洒、如飞如动的状态给观众以很好的艺术享受。

[宋]佚名《八十七神仙卷》局部

  宋人的《八十七神仙卷》就是古代白描人物画的精品,画面单纯靠富有韵律感的线条勾物勒形,描绘出八十七个神仙行进的仪仗,使观众仿佛能听到袅袅仙乐和神仙身上的环佩之声,具有极高的艺术成就。

  (本文资料及图片选自北京社科普及丛书《中华传统文化十四讲》)

 

社科普及活动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以来,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学习贯彻全会精神的热潮。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聚焦理论研究成果,普及理论知识,人文之光网特开设“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专题。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