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古芮国神秘往事

来源:《人民政协报》  发布时间:2019-12-27

  时光倒回3000年前,陕西省渭南市澄城县刘家洼村,一场腥风血雨的战斗正在进行。战争的双方,一方是后来历史上大名鼎鼎的秦穆公,另一方则是曾经显赫一时却又淹没在历史尘埃中的诸侯国——芮国。

  秦晋之中

  关于芮国最早的记录,来源于《诗经·大雅·緜》。其文言道:“虞芮质厥成,文王蹶厥生。”意思是周文王平息虞、芮两国的争执。芮国,其实是西周至春秋时期的诸侯国之一。公元前11世纪,周武王把卿士芮伯良夫封在芮邑,周成王在位时正式建立芮国,国君被称为芮伯,曾在周王室担任司徒。

  根据《汉书·地理志》,芮国在陕西大荔县东,位于北洛水注入渭水、渭水注入黄河之处,地理位置非常险峻,谭其骧先生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的西周地图正是采用这种说法。芮国是老牌姬姓国家,在周武王之前就已经分封。《史记·秦本纪》中记载,秦穆公二十年(即公元前640年)秦灭芮国。亡国后,芮国君主宗室以国为氏。

  陕西省澄城县王庄镇刘家洼村,处于黄河与洛河之间的渭北黄土台塬带上,今天不过是渭北高原上一个普通的小村庄,但在2700多年前的西周时期,这里属于抵近周王朝北部边界的王畿地区,东周时期则处于周戎之间,是秦晋之交的关键之地。也就是说,作为芮国曾经重要的都邑之一,刘家洼的战略位置十分关键,是春秋战国时期民族融合、文化交流的前沿地带。

  虽然地理位置险要,但史书上对于芮国的记载寥寥。所以,当发现出土青铜器上的铭文确切出现“芮公”字样时,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副院长、陕西省考古队领队种建荣的心情,只能用“欣喜若狂,几乎不敢相信”来形容。

  青铜礼器60余件,车马器、玉器、棺环、玛瑙珠……时间回到2016年11月25日,当种建荣听到警察通报收缴被盗文物情况后,有着多年考古经验的他初步判断:“这应该是一个高等级的贵族墓地。”

  两个多月后,经国家文物局批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与渭南市及澄城县相关文博单位组成联合考古队,对遗址进行勘探和抢救性发掘。考古队进驻了离被盗墓地不远的良周村,要挖掘首先要确定遗址的大致范围。“我们对遗址的边界进行了详细的调查,每20米钻一个点,这样采集样本,来初步探测地底下的情况。”种建荣说:“目前,对于芮国的认知,主要来源于两次考古发掘。一次是‘2005年度全国考古十大新发现’之一的陕西韩城梁带村东周芮国墓地发掘,另一次则是‘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的陕西澄城刘家洼东周芮国墓地发掘。”

  神秘小国

  正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的“周风遗韵——陕西刘家洼考古成果展”共遴选包括青铜重器、礼乐用具、金玉饰品等在内的文物展品300余件。其中,少量展品来自“2005年度全国考古十大新发现”之一的陕西韩城梁带村东周芮国墓地,绝大部分展品来自刘家洼东周芮国墓地的最新发现。这紧密关联的两处关于芮国的重要发现,不仅是难得一见的考古大发现姊妹篇,也是刘家洼考古历年来的丰硕成果首次在世人面前公开亮相。

  经过考古发现,刘家洼遗址是一处居址与墓地共同构成的聚落,总面积近3平方公里。勘查发现长达数百米的夯土墙与壕沟设施,合围构成一个相对封闭的区域,总面积10余万平方米,其内发现有高等级建筑、铸铜与制陶手工业遗存。

  同时,刘家洼墓地已发现规模不等的墓葬200余座,其中包括两座“中”字型的高等级大墓,各墓规模因墓主身份差异而大小有别,随葬品规格与丰俭程度不同。这里应是包括国君在内的一处贵族公共墓地,是周代社会政治的直观表现。

  特别的是,在2号墓中随葬7鼎,与芮国国君身份相称,显示了墓主人的诸侯尊贵身份。最关键的是,在墓的椁室东北角发现一面建鼓,鼓柱铜套上刻有铭文“芮公作器”,下面压着的1柄铜戈上亦有“芮行人”的铭文。据此判断,这里是一处芮国后期的都城遗址及墓地,墓主当为春秋早中期的一代芮国国君。

  “从车百乘,积粟万钟,累茵而坐,列鼎而食”,鼎、簋等青铜礼器不仅体现周代王公贵族的生活,也是当时等级制度和身份的标志。据文献记载,天子九鼎八簋、诸侯七鼎六簋、大夫五鼎四簋、上士三鼎两簋、下士一鼎一簋。在遵循鼎簋相配礼仪制度的周代祭祀或宴飨等活动中,青铜器是贵族的专利。

  “芮国是一个姬姓诸侯国,多代国君担任过周王辅臣。它的封国制度里带有明显的周王室特征,与当时盛行的礼仪规范同步。展览中陈列了刘家洼出土的鼎、簋、壶、盉等器物组合,从中可以看出芮国严格执行周王朝的礼仪制度。”国博考古院研究馆员、展览策展人王月前说。

  礼乐之邦

刘家洼遗址出土的青铜鼎

  “钟鸣鼎食”在周代社会中,是真实存在的。周代社会王公贵族的宴飨等活动,一般都伴随有敲钟击磬的美妙音乐。在刘家洼遗址三座大墓中,出土钟、磬、鼓、埙组合各两套,而春秋时期贵族诸侯一般陪葬一套乐器,还有四件镈钟、九件钮钟的乐器配置,是目前所知春秋早期乐悬制度的最高级别。“其中编磬、编钟经过测音还可以敲出完整的声音,还能欣赏钟磬合鸣的动听音乐。”种建荣说:“这些现象表明芮国贵族对音乐有着特别的喜好和痴迷。”

  目前所知,刘家洼M1大墓出土编甬钟10件,M2大墓出土编甬钟12件。由于两座大墓均被盗掘,故其编列尚有待考证。其中,编钟均为青铜质,绝大多数保存完整。特别珍贵的是,M2还出土有2架钟簨,从现存漆皮可以看出,其做工十分考究,有嵌蚌饰的木雕漆绘图案。这种工艺的周代钟簴为目前首见。

  与编钟同时出土的,还有编磬。据目前发掘资料可知,刘家洼M1大墓出土编磬10件,M2大墓出土编磬6件,编磬均为石灰岩质。

  磬是一种打击乐器,绝大部分为石灰岩质,也有陶质、木质和琉璃质等,如河北易县燕下都30号墓陶编磬、湖南马王堆3号墓木编磬、江苏盱眙大云山1号墓琉璃编磬等。关于磬的器型,目前所见西周、东周及汉代以后的编磬绝大部分为凸五边形,如陕西周原召陈乙区遗址编磬、山东长清仙人台5号墓编磬;少数编磬为凸六边形,如河北磁县茹茹公主墓陶编磬、清宫旧藏的碧玉描金龙纹编磬等。其中,唯独不见刘家洼M2出土的山字形磬,因此,此类编磬亦为首次发现。

  “这些乐器的出土表明,芮国贵族对音乐有着特别的喜好和痴迷,在争霸称雄的春秋时代显得极为另类。”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刘家洼考古队副队长孙战伟说:“其中,编磬、编钟经过测音还可以敲出完整的声音,至今,也可以欣赏到钟磬合鸣的音乐。”

  金玉交辉

金权杖头

  与东周墓地普遍出土器物不同,除青铜器和玉器之外,在刘家洼还出土了很多金器、玉器。其中,展厅里一根长1.4米的金首铜樽权杖令人赞叹不已。金质权杖头的纹饰是青铜器上常见的蟠螭纹,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唯一一件金质权杖头。

  刘家洼墓葬中还出土了虎形金片饰、牛首衔环饰、螺旋形金耳环等器物,在纹饰和题材方面带有典型的北方草原文化特征。它们的发现,对于探讨春秋时期关中与北方之间文化交流、族群互动与交融具有重要意义。

  除金器以外,大量玉器的出土也令芮国故事引入遐思。《诗经》有云:“君子无故,玉不去身”,佩戴玉器是周代贵族的基本特征,也是玉文化的独特现象。刘家洼出土了大量玉器,包括玉礼器、玉饰品、玉器具、动物形饰品等,礼玉有璧、琮、圭、璋、璜、戈等,装饰玉有玦、角、牌饰、管、珠等。尤其是那些串饰,有的是玉和玛瑙珠串连,有的还相间串有青铜鱼、陶珠。其中有一件玉琮形制独特,引人注目。

  “一般的玉琮都是内圆外方,反映‘天圆地方’思想。这件玉琮只有一侧为方形,两折角雕饰立人,其他部分雕刻兽面纹和线条。”王月前告诉记者,这种形状的玉琮以往只在齐家文化遗存中看到,但它的纹饰却具有周代的特征,应是芮国人将齐家文化玉器改造而成。

  金玉交辉的表象透射出来的是东西交流融会的文化碰撞。因此,这些金器的发现,对于探讨春秋时期关中与北方之间文化交流、族群互动与交融具有重要意义,是研究周代社会组织、人群结构的重要材料。

  (来源:《人民政协报》2019年12月26日12版;作者:付裕;图片:原文配图)

 

社科普及活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为主题,开展了一系列社科普及活动。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