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家”系列二:解开青春期之惑的埃里克森

来源:蝌蚪五线谱  发布时间:2016-10-10

  很多父母都曾为这样的事情头疼:一直以来乖巧可爱的孩子,上了初中之后,一切都变了。他们变得爱生气、不听父母的话、不再向父母倾诉心事,有的孩子甚至会偷偷抽烟。青春期的孩子就像野马一样难驯,对于这句话,饱受折磨的父母们想必都会点头赞同,青春期简直就是洪水猛兽。

青春期的孩子与父母吵架是家常便饭

青春期的孩子与父母吵架是家常便饭(网络图)

  可“青春期”究竟是什么?难道青春期就要逆反吗?违抗父母就是青春期该干的事情吗?从某种意义上说,没错。逆反和违抗父母,还真就是青春期该干的事情。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这就要说到爱利克·埃里克森与他的人格理论了。

  在埃里克森的理论中,人生可以划分为八大阶段,每个阶段都存在特有的矛盾。在这八个阶段中,他关注得最多,对后世影响也最大的,正是青春期(12-18岁)这个阶段。

埃里克森的人格理论——人生八大阶段

埃里克森的人格理论——人生八大阶段(网络图)

八大阶段

英语不太灵光的亲们,看简易汉语版(网络图)

  他提出,这个阶段的主要矛盾是“同一性”与“角色混乱”(Identity vs Role Confusion)。

  这两个术语是什么意思?简单地说,“同一性”就是知道自己的身份与社会角色,而“角色混乱”就是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谁,该干什么。

  心理学界不少名家都是久病成良医,解决自己的问题之后提出了新理论。埃里克森也不例外,他自己的青年时期就饱受角色混乱之苦。

  埃里克森的母亲是犹太人,生父是丹麦人,但生父在他出生之前就离家而去。在他三岁时,母亲嫁给了另一名犹太人。

  埃里克森最初并不知道自己的生父,但他的母亲和继父都是犹太人——中等身材,黑头发黑眼睛,只有他身材魁梧,金发碧眼。在这样的家庭里,他总是难以摆脱这种感觉:他不是父母的孩子,他的父母应该是“更好的父母”。

年幼的埃里克森

年幼的埃里克森(网络图)

  在学校里,他与他的同学们外貌并没有太大差别,都长着一张带有北欧人特点的面孔,而他却被同学们称为犹太人。而这个在学校被称为“犹太人”的孩子,到了继父的祖庙时,又被真正的犹太人称为异教徒。

  这样的身份混乱无时无刻不在发生,“我到底是谁”这个问题,在年轻的埃里克森心中成为了一个解不开的谜。在这样的谜团中吗,他慢慢长大。他违背继父的意愿,选择了艺术专业,周游整个欧洲。

  使他从事心理学的转折点发生在1927年。那时,他受一位老同学的邀请,来到维也纳某所学校担任指导教师。这所学校的创始人正是当时赫赫有名的心理学家安娜·弗洛伊德,她在儿童心理研究方面有着独特的建树。任职期间,埃里克森接受了安娜的精神分析训练,这对他日后的理论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安娜

安娜·弗洛伊德,著名心理学家、精神分析学派创始人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女儿

  1929年,他与同校任教的加拿大籍教师琼·谢尔逊结婚。1933年,为了躲避纳粹迫害,埃里克森举家迁居丹麦,后来迁往麻省的波士顿,开了一家精神分析诊所。除私人开业外,他还在哈佛医学院神经精神病学系任研究员。

  此后不久,他来到耶鲁大学精神病学系医学院任职。任职期间,他研究了大量正常青少年和情绪紊乱的青少年。这段时期的研究经验为他的理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此外,他还与著名的人类学家鲁斯·本尼迪克特和玛格丽特·米德经常保持联系。他们之间的交流,让埃里克森的脑中迸发出了新的灵感火花。为了进一步了解社会因素对人格的影响,他决定把研究目标定为远离人类社会的群落。1938年,他前往印第安人居住地进行实地考察,观察印第安人是如何抚养子女的。

  对儿童与青少年的人类学研究,使他深刻地认识到社会因素对人格的影响,这种观点在他的理论中处处得以体现。

埃里克森的著作——《童年期与社会》_副本

埃里克森的著作——《童年期与社会》(网络图)

  1950年,他的著作《童年期与社会》出版,一经出版便引起了整个心理学界的广泛讨论。他的八大阶段理论把人的一生都看作不断发展的过程,并且提出了每个阶段的特有矛盾,这在心理学界还是首创。他的理论对发展心理学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而“同一性”这个名词,也是由他率先提出来的。

  回到文章开始的问题,为什么说违抗父母就是青春期该干的事情?以埃里克森的理论解释,青春期的主要矛盾,正是同一性与角色混乱。

  孩子们的自我意识觉醒了,他们不再满足于从父母那里得到答案。开始成长的孩子们想通过自己的探索,弄清楚自己在人群中处于什么位置,自己在社会上应该扮演什么角色。他们的每一次叛逆,其实都是对这个世界的独立探索;每一次尝试,都是在试图寻找“我是谁”这个问题的答案。这样,当他们进入社会之后,就不会对自己的角色感到迷惑。

who

“我是谁?”——青春期的青少年试图探索的问题(网络图)

  因此,埃里克森认为,对于青春期的叛逆,千万不能粗暴地遏制。当然,也不能任由孩子们信马由缰地乱闯。明智的父母应当在鼓励同时加以引导,让孩子既探索自身意义,又避免受到外界伤害。以他的观点而言,叛逆行为和所谓的“孩子学坏了”根本扯不上关系。恰恰相反,如果孩子到了青春期还是以前那个百依百顺的乖宝宝,那才是真的出问题了。

  他关于“同一性”的观点在《童年期与社会》以及1968年出版的《同一性(青少年与危机)》中均有详细的论述。他的学说帮助很多饱受熊孩子折腾的父母们理解了青春期的意义,对教育行业及发展心理学也产生了巨大影响。

  此后,埃里克森在1969年回到哈佛医学院,担任人类发展学教授。他的研究生课程名为“人类生命周期”,主要内容便是他自己的人生八大阶段理论,深受学生好评。

《生命周期的完成》与《老年人的重大事件》

埃里克森著作:《生命周期的完成》和《老年人的重大事件》(网络图)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研究重心也开始偏向老年人的心理发展。在1982年的《生命周期的完成》与1986《老年人的重大事件》这两本书中,他着重探讨了老年人面临的人格发展问题。

  1994年,92岁高龄的埃里克森在麻省哈里奇市与世长辞。埃里克森与他的妻子厮守了一辈子,两人死后也同葬在第一公理会教堂墓地。

  按照他的理论,人生最后阶段的矛盾是——绝望对自我整合(Despair VS Integrity),即一个人在行将就木之际,如何看待自己的一生。

  当他合上双眼,看着自己九十二年的人生如走马灯一样在眼前闪过,是心怀一事无成的绝望感,不甘地看着生命之火熄灭,还是带着老人特有的智慧与豁达,坦然地面对死亡呢?

  我想,一定是后者吧。

老年

老年时期的埃里克森(网络图)

  人物档案:

  爱利克·埃里克森(Erik.H.Erikson,1902—1994),美国发展心理学家与精神分析专家。他在安娜·弗洛伊德的理论基础上创立了心理学派新的分支“自我心理学”,提出了心理发展理论。他把人生划分为八个阶段,认为每一阶段都存在特有的矛盾,矛盾的顺利解决是人格健康发展的前提。

  “心理学家”系列一:荣格

 

社科普及活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为主题,开展了一系列社科普及活动。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