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科学家也要跳跳舞

来源:《今日科苑》  发布时间:2016-06-03

  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比赛,名字叫“Dance your PhD”。2007年开始每年一次,由美国科学促进会和《科学》杂志联合举办,为的就是彰显“艺术与学术的结合”。申请参赛的要求就是“把你做的学术研究变成一支舞蹈上传YouTube”。

  比赛极为严肃认真,设定了严格的规则。

  首先你必须是博士学位或者正在读博,其次你的博士学位必须是科学相关领域的,很重要的是你也必须参与这支舞蹈的演绎。这个奖项设有4个科学领域:生物、化学、物理和社会科学。胜出的人士可以获得学术奖学金。

  2015年的综合大奖由社会科学类的冠军获得,冠军Florence Metz来自瑞士的伯尔尼大学,表演的主题是“政策网络如何影响我们政策的制定”。生物学的奖项被来自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博士Pearl Lee摘取,他的舞蹈题目是“细胞和弹性蛋白元之间的相互关联”。化学领域奖被德国慕尼黑大学的博士Jyaysi Desai拿走,她的论文题目是“中性粒细胞胞膜外杀菌网络中的分子机构”。物理学的冠军是英国牛津大学的博士生Merritt Moore,他的研究题目是“发现多光子态对量子信息的应用”,用双人舞演绎。

  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我和我的舞动同行们都惊呆了,更多的是兴奋。我们终于一改往常的观念,原来科学和艺术还可以这么一起玩。

  科学家需要舞蹈艺术。艺术可以帮助科学家形象、直观地呈现他们的研究成果和研究思路。用身体舞动来阐释抽象的学问,可以让科学变得更富有画面、更具有可观赏性。如果每个科学研究者都那么风趣,右脑的智慧也都被开发出来,我们估计对科学家的好感会增加很多很多。

  我们常常听人说,他们搞学术研究的,一点不懂艺术、不懂得浪漫、不懂得诗情画意,身体僵硬,喜欢讲大道理,没有什么生活情调。如果能跳起来,这种跳不是关于技术的,而是关于科学家自己的,相信这样的科学家会很有吸引力。

  舞动治疗和舞蹈艺术有很大的重合,但舞动治疗较舞蹈艺术又有独特之处。舞动治疗可以帮助的不仅仅是美和艺术性,而且还是直达生命深处的看见和转化。

  科学家所进行的活动和舞动创造的过程有一致性。科学家所进行的科学或研究,也是一种创造性活动。舞动治疗也是一种创造性过程,这一点是相通的。一个完整的舞动治疗过程是评估和建立安全感,巩固对世界的洞察,这是左脑的活动。接下来是孕育,这个过程是放弃理性意识的控制,富有不确定性,这是属于右脑的活动。最后是能够领悟,获得新的见解,这是一个从右脑向左脑转移的活动过程。

  舞动治疗可以解放人的思维惯性,解放身心,身体变得灵活了,心也变得灵活了,让人们的思维更加开阔。这样就可以帮助科学家发挥更大的想象力,去开展更深入、更不可思议的研究,可以去提升科学家的创造性。

  舞动治疗可以帮助科学家缓解身心的压力。回想最初接触舞动治疗,首先是因为接触到了身体。记得7年前,我被邀请去给一个前辈的工作坊做助教,我的任务就是示范带领做练习。那个工作坊上的很多练习是要使用身体的。在开工作坊前,我们助教和老师有一个会面,其中一个练习环节就是抖动身体,听起来是不是极其简单呢?回头看那个练习是很简单的,可是那个时候的我竟然抖动不起来,我的身体就像是被卡住了,花了好久的工夫才抖动起来。后来我竟然喜欢上这种简单的抖动,越抖越来劲,身体越来越放松,嘴角也泛起了微笑,原来身体的使用也会让我们的心情发生变化。

  说实在的,刚去舞动治疗的课程,我的感觉并没有多兴奋,因为我总是用大脑思考他们在做什么?他们这样做有什么意思?有什么意义?当我再去看这个历程的时候,我发现我是有多么喜欢用我的大脑和眼睛,我是多么不熟悉怎么使用我的身体去玩耍、去探索。

  直到有一天,我们围成一个大圆圈,老师给我们做了热身,营造了非常棒的安全氛围,我们每个人都会进入圆圈跳舞,老师和其他同学在周围用身体动作镜像和支持中间跳舞的人,那一次我从那个一向观察者的身份变成了一个投入者,一个真正身心都参与的状态,我的身体在舞动中越来越自由,占据的空间越来越大,我的心好像也被打开了,我愿意进行更多的分享和情感的带入。有些日子不见的朋友说我变了,变得跟花儿一样,盛开的花儿。

  20世纪20—30年代,舞蹈开始重视身体的自然表现和内在情感的表达,并强调应该回归到更原始的根源——自然。自然地发展舞蹈动作,反对芭蕾的造作、不自然,以及情感表达的约束与形式的限制。

  跳出自己的曲调,成为舞动治疗中最重要的灵魂。现代舞创始人依莎多拉•邓肯随心所欲地跳她独有的舞,这提醒我们注意到简单动作的美。中国著名的现代舞蹈艺术家杨丽萍,她所表达的舞蹈与此种倡导相当一致。她将舞蹈中原本动态的艺术表现形式,转化为静态的,而且她的舞蹈风格又大多源于自然和真实的生活。在杨丽萍的意识中,大自然是最美、最真实、最深刻的体现,通过感悟,她力争用自己朴实的语言去构架人类最美的梦想。杨丽萍的舞蹈离现实的炊烟很远,离我们心灵所渴求的东西很近。她的舞蹈总是和“灵”“魂”有关,借助人们熟悉的意象来表现人的内心境界、空间、梦想和意识活动等,她的舞蹈总给人以超然、空灵、淡薄、抒情而又自我意识强烈的印象。

  很多未曾体验过真正的舞动治疗的老师,可能以为舞动治疗是要去教成员做什么样的动作就可以达到治疗效果。其实不然,它有一套动作理论和舞蹈理论以及心理治疗的干预理论。

  舞动治疗起源于欧洲,兴盛于美国。舞动治疗是一种通过动作和舞蹈使个体投入到一个创造性的过程中,从而增进了个体的情感、认知、躯体统合和社会统合能力的心理治疗方法。

  舞动治疗是针对身体做工作的。我们的身体不只是愉悦或欢乐的,一样也承载着挣扎与苦痛。身体记载着我们的过去,身心存在着交互作用,因此动作上的改变会影响整体机能;身体动作也反映着我们的人格;舞蹈动作也展示着关系,也在动作中建立关系,治疗关系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受到非言语行为的调节;动作具有象征功能,因此可以表达潜意识过程的迹象;即兴动作允许来访者试验新的存在方式;舞动治疗考虑到了早期客体关系的重演,在很大程度上依靠非言语的方式调节。这些都是舞动治疗工作的核心信念。

  动作是内在世界的外化。在舞动中我们常常接触动作隐喻来工作。动作隐喻指的是压缩在动作或姿势中的象征意义。例如,一个人生活中经常忙忙碌碌,匆匆忙忙,可能他负担过重,身体没有力气,在做动作的时候会比较快,因为负担过重可能身体的姿势是弯曲的。过去受到忽视的人可能不愿意被别人看见,选择不动或躲在某个角落。动作隐喻存在于来访者与治疗师之间的创造性空间里,在潜意识的“象征的世界”与意识“已知的世界”间起调节作用。

  基于对舞动的了解和体验,相信对于科学家而言,舞动及舞动治疗既可以改善个人情绪、人际关系,也是提升幸福感的重要途径,让自己更自由、更自在、更有生活乐趣的选择,也会成为科研创新展示的一个新途径。(文/北京物资学院心理学教师徐青林)

  (本文刊登在中国科协《今日科苑》杂志2016年3月刊《科技随笔》栏目,经授权人文之光网编辑整理发布)

 

社科普及活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为主题,开展了一系列社科普及活动。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