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战例 丨 诸兵种协同创造“天津方式”

来源:《学习时报》  发布时间:2021-08-02

平津战役纪念馆广场《并肩作战》雕塑。

  天津战役是解放战争战略决战中平津战役的第二阶段作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除传统步兵以外炮兵、坦克兵、工兵等诸兵种参战力量最多的一次城市攻坚战役,以诸兵种协同作战雏形创造了干净利落、速战速决的“天津方式”。战役于1949年1月14日10时打响,至15日15时结束,我东北野战军仅用29个小时,全歼国民党守军13万余人,封住了国民党军队的海上退路,为和平解放北平增加了重要砝码,成为解放军现代城市作战的经典战例。后来,毛泽东提出解决国民党残余军队的3种方式,其中就包括“天津方式”。及时调整作战计划是基础

  辽沈战役结束后,为防止国民党军傅作义集团以谈判拖延时间,伺机逃跑,我东北野战军、华北军区奉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命令发起天津战役。

  国民党军以陈长捷为总指挥,以2个军部、10个师连同特种部队以及保安团13万之众,固守天津这个人口多达200万的华北第一大工商业城市,拓宽护城河、布设雷区打造“真空地带”,苦心经营“天津大堡垒”,妄图创造“战史奇迹”。其基本部署是:以海河以西、新开河西北、南马路以北为西北防区;以海河以东、新开河以南为东北防区;以南马路以南、海河以西为西南防区;以海光寺以东、墙子河以北、河海西南为核心阵地。

  在天津、塘沽方向,中央军委原计划先打塘沽,后攻占天津。但是通过侦察得知,塘沽背靠渤海,三面是河流,而且盐田遍布,不便于大部队展开和行动,根本无法对守敌实施四面包围;同时,还获悉国民党北平、天津守军也有伺机突围的迹象。于是,东北野战军首长审时度势,果断向中央军委建议:变先攻塘沽后打天津为集中兵力先夺天津。中央军委批准了东北野战军这一作战计划,决定由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指挥,集中5个纵队、22个师共34万人,并配属精良装备,先行强夺天津。战前审时度势、科学正确地调整作战计划、定下决心,为快速攻占天津奠定了基础。

  攻城与攻心相结合为上策

  天津是工商业大城市,地理位置重要,市区重要位置遍布工厂、学校、车站,高大建筑林立,而且有天津古城。战前,中央军委专门指示要尽量减少对城市的破坏,以利战后建设。1948年12月19日,天津战役外围战斗打响,我解放军向天津城下突进,一路破障拔碍,势如破竹。战至22日,东北野战军第8、第9纵队分别夺占杨村、白塘口、军粮城等外围要点,成功切断了天津守敌与北平、大沽口、塘沽之间的联系。1949年1月7日,第7纵队攻占东局子营房据点,歼敌1个团,12日又接连攻下浙江义地(义地旧时指掩埋穷人的公共墓地)、姜家窑、广东义地等据点,迫近天津城垣。7日至13日,第2纵队相继攻下天津城西三元村、鲁西义地、安徽义地、丁字沽和霍家咀等据点;与此同时,第1纵队攻克张八坟、四座坟等据点。至此,各纵队均已基本攻下各自正面守敌外围据点并扫清了攻城障碍。

  我东北野战军首长不失时机向守敌指挥官陈长捷发出谈判邀请,要求天津守军必须于13日12时前出城,听候处理,否则14日解放军即开始攻城。虽然陈长捷先后3次派代表出城谈判未能达成一致,和平解放天津的战略目的最终没能够实现,但在以大兵压境的形势下进行谈判劝降,不同程度地瓦解了敌军,发挥了攻心夺志的作用。在此后的攻城作战中,部分守敌负隅顽抗的决心意志有所动摇,厌战心理滋生。比如,敌第151师师长陈植临战率部整建制投降,加速了天津战役的胜利。

  灵活运用战法增战力

  天津战役打响前,我东北野战军首长进行了深入研究,依据天津东西窄、西北长的地形特点,综合考虑当面守军北部兵力强,南部工事坚固,中部兵力、工事相对薄弱的实际,确定采取“东西对进、拦腰斩断、先南后北、分割围歼”的作战方针;针对城市作战的特点和天津市城区地形地貌,采取“穿墙越顶、避强击弱、穿插分割”的战术手段。第1纵队由城西和平门南北地段自西向东,第7纵队由王串场、民族门一线自东向西,两部最后以金汤桥为会合点完成“拦腰斩断”任务,然后实施穿插分割;另以第9纵队、第12纵队34师由南向北实施助攻;以第6纵队第17师为预备队。

  1949年1月14日10时,攻城战役正式打响,我攻城各部按预定战略战术稳打稳进,进展顺利,东西对进的两路大军在战役发起14个小时内便会师金汤桥,达成“断腰”战役企图,完成战役分割,全线孤立、动摇敌军。在接下来的围歼战役中,各纵队根据城市攻坚战役特点,围绕总攻击目标,以连为战斗单位,以小编组战术分割围歼守敌,对各个方向、各个据点守敌分割包围后,采取正面攻击、侧翼迂回等战术逐一围歼。进入巷战,首先迅速有效地完成分割打乱敌人防御部署,然后再逐一攻克守敌据点,彻底瓦解敌防御体系。事实证明,天津战役的胜利,离不开因时、因势、因地而展开的战法创新和运用。

  诸兵种合成作战显威力

  天津战役,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除步兵外炮兵、坦克兵和工兵等兵种参战最多的一次战役,彰显了合成作战的威力。这次战役,我东北野战军不但配属了大口径火炮538门、坦克30辆、装甲车16辆,还配属了一定数量的工兵,首次实现了多兵种联合作战,对诸兵种合成作战指挥也是一个全新考验和挑战。当攻城战斗打响,千余门各种口径的火炮持续1小时实施破坏、拦阻和压制射击,原计划2小时的火力准备,仅用40分钟就摧毁了守军的坚固防御工事及主要火力发射点;炮击结束后,是步坦协同攻击,步兵在坦克的掩护配合下冲破守敌阻拦,一路向战场纵深推进;装甲力量连续突击,快速抵近,配合打击守敌中心堡垒,敌防御阵地到处开花;防空火力在重要时段显露锋芒,高炮一进入战场就击落敌机2架,迫使其再也不敢随意飞临我上空;工兵快速开辟通路,在炮火掩护下,抓住有利时机进行扫雷、破障,仅10多分钟即开辟出通路,并完成架桥任务。我指挥员成功组织步兵、炮兵、坦克兵、工兵的协同,成为这次作战的亮点,为后来的兰州、上海、广州等城市攻坚战提供了范例。

      (来源:《学习时报》2021年7月26日,第6版;作者:张凤海 贾晓磊;图片源自网络)

社科普及活动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以来,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学习贯彻全会精神的热潮。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聚焦理论研究成果,普及理论知识,人文之光网特开设“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专题。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

//51tongji //51tongji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