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海南岛:战争史上的奇迹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21-02-26

 

2018年4月6日,清明假期第二天,不少市民冒着高温走进海南省海口市金牛岭公园内的解放海南岛战役烈士陵园,或敬献花圈,或默哀沉思,向革命先烈致敬。人民视觉供图

  临高角是一个神奇的存在,被誉为“临高八景”之一,陆地像一条细长的胳膊伸向北方的琼州海峡,“胳膊”一边是西湾,一边是东湾,秋季东北风起,东湾巨浪滔天,西湾却波澜不惊。

  2020年的最后一天,这个海南岛西部的小景点迎来了“升级版”:临高角解放公园更名为“海南解放公园”。在这里,神奇的自然景观和70多年前那场关键的登陆战遗迹交织在一起。

  “解放海南岛是战争史上的奇迹,临高角则是奇迹开始的地方。”解放海南岛渡海战役纪念馆讲解员邓嘉靖由衷地感慨。

  海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党组书记、省社会科学院院长钟业昌是研究海南解放的资深专家,曾出版500万字的巨著《解放海南——战时文献与战后回忆解码》。他认为,解放海南岛战役,英雄的人民解放军在党的领导下,用小木帆船战胜了10多万国民党军构筑的海、陆、空立体防御,创造了战争史上渡海作战的旷古奇迹。其过程必然不是一开始就一帆风顺的,其背后必然有着许多极其不平凡的东西。

  准备、准备、再准备

  海南岛战役,是新中国成立初期人民解放军对海南岛国民党守军实施的渡海登岛作战。

  解放海南岛渡海战役纪念馆内展示着一份特别的电报影印件。1949年12月18日,正在苏联访问的毛泽东亲自起草由中央转林彪的这份电报指出:“渡海作战完全与过去我军所有作战的经验不相同,即必须注意潮水与风向,集中能一次运载至少一个军(四五万人)的全部兵力,携带三天以上粮食,于敌前登陆,建立稳固滩头阵地,随即独立攻进而不要依靠后援。”

  这份电报强调说:“三野叶飞兵团于占领厦门后,不明上述情况,以三个半团九千人进攻金门岛上之敌三万人,无援无粮,被敌围攻,全军覆灭。你们必须研究这一教训。请告邓赖及四十军、四十三军注意,并望你向粟裕调查渡海作战的全部经验,以免重蹈金门覆辙。”

  钟业昌认为,这是人民解放军最高统帅,对渡海作战规律的第一次系统总结,对于海南岛等岛屿的解放战役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

  解放海南岛渡海战役由此放缓了步伐。在钟业昌的《解码解放海南》一文中,披露的各种电文多次出现“准备”“充分准备”等字样,展示了中央和一线指战员对发起海南岛渡海战役的慎之又慎。

  钟业昌认为,海南岛渡海战役的准备工作是在党中央和一线军党委领导下全方位进行的。“陆上猛虎”解放军打到雷州半岛,已是解放战争的后期,面对几十公里宽的琼州海峡,部分指战员出现畏难情绪,部队中流传“革命到底革到海底”“今天咱吃鱼、明天鱼吃咱”之类的泄气话,部分将士怕晕船、怕敌舰、怕飞机、怕淹死,认为渡海作战是“九死一生”。

  要解决这些问题,都必须进行充分的准备。首先要解开“思想疙瘩”。钟业昌认为,仅在一线部队巡演的歌剧《刘胡兰》,就“超过了一个师”的作用。解决“本领恐慌”则靠持续3个多月的海上大练兵,学游泳,学开船,誓做大海的主人,变“陆地猛虎”为“海上蛟龙”。大练兵期间一次意外的木船打跑军舰的战例更激发了全体指战员跨越琼州海峡,战胜国民党飞机、军舰的胜利信心。

  在解决渡海战役的硬件问题上,解放军则进行了更细致、深入的准备。党史资料显示,为了解决渡海用的船、炮,解放军想尽了办法,去香港、澳大利亚采买没有成功,就从内地造船厂临时赶造,从渔民那里借来所有能用的帆船,从国民党守军在涠洲岛据点武力抢夺300余艘木帆船,拆下汽车发动机加装到木帆船上,最终解决了数万渡海大军的海上运输问题。

  抢滩、抢滩、再抢滩

  战略战术准备好了,后勤补给充足了,指战员士气高涨了,海南岛上琼崖纵队的“配合”也按部就班了,大规模渡海战役可以开始了。

  1950年4月15日,负责渡海作战的解放军15兵团前指下达了强渡琼州海峡,大举登岛作战的命令。4月16日,解放军千帆竞发,大举登陆海南,正式打响解放海南岛之战。

  讲解员邓嘉靖记熟了这些需要向来访者讲述的内容:这天19时30分,12兵团副司令员兼40军军长韩先楚、副军长解沛然(解方),军政治部主任李伯秋率领指挥所,指挥该军第119师全师、第118师第353团两个营、第354团和第120师第358团,共6个团,从雷州半岛南端的起渡点准时起渡。

  琼崖纵队参谋长曾以亲历者身份回忆当时跨越海南岛的细节:“我同韩先楚、解方同乘一只帆船。这是指挥船,船尾仓内有电台。韩先楚站在船尾,手拿报话机,指挥主力部队渡海作战。琼州海峡战火纷飞,炮声隆隆,枪声不断。敌舰的炮弹从指挥船上空呼啸而过,敌机丢下的炸弹在船旁海面爆炸,韩先楚同志在战火中沉着、镇定地指挥部队战斗。”

  第二天3时,解放军航队已逼近琼崖海岛。守敌以各种炮火和轻重机枪组成一片火网,封锁着海面。各船的掩护火力也一齐开始反击。敌人打出的照明弹和船上发出的信号弹,划破了漆黑夜空。在敌舰探照灯照射下的登陆船只的千百根桅杆,就像从海里冒出来的一片没有树叶的森林。照明弹、探照灯、信号弹照耀下的临高角,清清楚楚地摆在眼前。

  解放军登陆部队击溃敌人的前后夹攻,很快地突破了临高角左右两面的敌人海防线,占领了滩头阵地,到6时30分,即全部胜利登陆完毕。

  钟业昌介绍,在大部队登陆海南岛之前,解放军还实施了4批小规模的偷渡、强渡,整个登陆海南岛过程就是“抢滩精神”最生动的写照。为抢占滩头,登陆海岸,解放军指战员不顾一切,不怕牺牲,冒着敌人的炮火奋勇前进。这种不畏艰险、勇往直前、革命到底、敢于胜利的“抢滩精神”,也是新时代海南建设自贸港要进一步继承和发扬的。

  最值得一提的是异常惨烈的白沙门之战。钟业昌在其《解码解放海南》一文中写道:43军在该军的第二次偷渡中,打击敌人兵舰的第379团第三营第八、第九连的4只船,因与国民党军舰激战而偏离航向,1950年3月31日误在海口市附近的白沙门岛登陆,遭国民党守军4个团和海、空军的围攻,在该团组织股长秦道生的指挥下,苦战两昼夜,最后弹尽粮绝,除一个排共18人乘一只木帆船突围外,其余全部壮烈牺牲。

  追击、追击、再追击

  在临高角海南解放公园内有一处国民党军队当年留下的战壕遗迹,邓嘉靖指着又窄又浅的战壕说,这样的战壕基本挡不住解放军渡海大部队的登陆。

  邓嘉靖介绍说,在海口市的秀英码头登陆点,国民党残军的工事也很简陋,只有稀散的几个水泥地堡,几处在平地上挖修的火力掩体,和一段段用仙人掌搭成的鹿砦障碍。国民党名将薛岳在海南岛用10万余部队和飞机大炮构筑的“伯陵防线”在“陆地猛虎”解放军面前实际上不堪一击。

  登陆成功的解放军指战员借着第一步的关键之胜,势如破竹,再一次将“陆地猛虎”的战力发挥到极致,对海南岛上的残军展开穷追猛打。

  海南省渡海作战史研究会向海南省社科联申报的《解放海南岛70个作战历史地标的研究》于2020年年底结题出版,该年恰逢海南岛解放70周年。海南省渡海作战史研究会会长马海南在该书前言中提供的信息再一次佐证了70年前解放军在万里海疆追击敌人的英勇无畏。

  马海南说,从地域上看,解放海南岛的战役,准备和支援解放海南岛的军事行动,涉及两广和琼崖广大地区,海南、海北的海岸线相加共有5800余公里之长,解放海南岛战役就是在这波澜壮阔的万里海疆展开的。

  70个地标,仅是海南岛战役众多历史地标遗址中的一部分,却都有代表性。例如:洽教村、湖仔村是43军首战歼敌一个营的地方,文生村是解放军生死突围的地方,训通岭是43军加强营打响歼灭战的地方。40军在美台村打了一次歼灭战,在群番岭进行了“反反包围”以遏制敌人的反包围,乌场港是在万宁追歼逃敌,新村港是海口残敌覆灭之处,三亚港、榆林港是追歼逃敌到天涯海角……

  在历时13天的追击战中,最让钟业昌震撼的是40军119师357团副排长万守叶,他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敌人的射击孔。40军军长韩先楚在回忆录中描述了这一悲壮场景:右翼登陆的先锋部队,在向敌人纵深穿插时,被一个大型母堡的火力压住,已经三次负伤的独胆英雄万守叶扑上去,用自己的身体堵住了敌人的枪眼。后续部队铺天盖地向纵深冲去,薛岳苦心经营了几个月的“立体防线”不到半小时就被突破了。

  万守叶所在师师长战后回忆时感概,黄继光以身堵枪眼,成为英雄万民传颂;万守叶以身堵枪眼,几人知晓?

  1950年5月1日,海南岛全岛宣告解放。据不完全统计,解放海南岛战役共缴获火炮418门,飞机4架,坦克和装甲车7辆,汽车140辆;击落飞机4架,击沉军舰1艘、击伤5艘。

  解放军自4月17日在琼北敌人前线阵地胜利登陆,至4月30日解放榆林、三亚、北黎为止,历时不足半月,即彻底粉碎匪海陆空立体防御与据点纵深防御,解放琼崖全岛,胜利结束了解放海南岛战役。

  解放海南后的第二个月即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两天后,美国宣布,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后来,毛泽东主席在一次会见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时,意味深长地说,要是晚打两个月,海南很可能变成“第二个台湾”。

  (来源:《中国青年报》2021年2月24日,第4版;作者:李争艳、任明超;图片:原文配图)

社科普及活动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以来,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学习贯彻全会精神的热潮。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聚焦理论研究成果,普及理论知识,人文之光网特开设“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专题。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

//51tongji //51tongji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