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恩格斯的信看军事科学研究方法

来源:《学习时报》  发布时间:2020-12-14

恩格斯及其手稿

  2020年11月28日,是恩格斯诞辰200周年纪念日。正如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对马克思的一生特别是他的两大发现即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理论给予了高度评价,说马克思是“巨人”,称“他的英名和事业将永垂不朽”;恩格斯对马克思的评价,同样适用于对他自己的评价。这是因为,马克思的第一个伟大发现主要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提出的,而这本书恰恰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共同写作的;他的第二个伟大发现主要是在《资本论》中提出的,而这本书的第二、三卷恰恰是由恩格斯在马克思逝世后整理出版的。恩格斯“替他的天才朋友建立了一座庄严宏伟的纪念碑,无意中也把自己的名字不可磨灭地铭刻在上面了”。

  1895年8月5日恩格斯逝世以后,对他的一生最权威的评价是列宁撰写的《弗里德里希·恩格斯》一文。在这篇文章中,列宁引用俄国诗人涅克拉索夫的诗句说:“一盏多么明亮的智慧之灯熄灭了,一颗多么伟大的心停止跳动了”,并指出恩格斯是马克思逝世后“整个文明世界中最卓越的学者和现代无产阶级的导师”。

  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的贡献是多方面的,除了他在上述两大发现中的贡献外,其他贡献还包括:他对马克思主义体系化的贡献,对马克思主义科学哲学的贡献,对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类社会史前史认识的贡献,以及他在《皮蒙特军队的失败》《德国农民战争》《山地战的今昔》《步枪史》等著作中和他为匈牙利战争撰写的一系列战地新闻、为《美国新百科全书》撰写的相关条目中对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的贡献。而且和马克思相比,恩格斯有一个优势,他有从军经历,在柏林的炮兵旅服过兵役,并参加过1849年5月的巴登―普法尔茨起义,被马克思称为“军事权威”,被马克思的女儿燕妮称为“将军”。因此,如果说马克思主义是一部气势恢宏的交响曲,马克思是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理论这个主部主题的第一小提琴手的话,那么恩格斯就是自然辩证法、军事理论等副部主题的首席小提琴手。尽管他本人十分谦虚地说:“我所提供的,马克思没有我也能够做到。至多有几个专门的领域除外。”这里的“几个专门的领域”,就包括军事领域。

  应该注意的是,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包括研究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不仅要注重他们的著作,而且要注重他们的通信,因为他们的许多重要思想是在相关通信中表达的。例如,马克思在给查苏里奇的回信中关于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思想,在给魏德迈的回信中关于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的思想,恩格斯在给布洛赫的回信中关于历史发展合力论的思想,在给卡内帕的回信中关于马克思主义可以归结为人的自由发展的思想,等等。因为著作本身往往犹如“酸果”,并不好“啃”;通信等其他言论则犹如甜点,更能引发食欲即兴趣。当然,这两个方面是缺一不可、相辅相成的。

  这里,仅以恩格斯致国际工人运动著名革命家魏德迈的信中的相关内容来考察一下恩格斯关于军事科学研究方法的一些观点。恩格斯在1849―1865年16年间共给魏德迈写了14封信,直接涉及军事问题的有7篇,他在其中提出了以下富有启示的重要观点。

  第一,军事具有重大意义,需要“啃”。这里的“啃”,就是刻苦钻研,因为这里的“军事”主要是指军事理论、军事科学。用马克思的话来说,就是“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沿着崎岖小道刻苦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恩格斯就是这样一个下苦功夫“啃”军事的人。他在1851年6月19日致魏德迈的信中说:“我自从(1850年11月——引者注)迁来曼彻斯特以后,就开始‘啃军事’”,因为“军事在最近的运动中将具有重大的意义”。他强调,光凭爱好、兴趣和自学是不够的,因为“自学往往是空话,如果不是系统地钻研,那就得不到任何重大成就”。当前,我们研究军事理论,首先就要研究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和党的军事指导理论特别是习近平强军思想,其次要研究一般军事理论,包括古今中外的军事思想、战略战术、军事科技等等,在理论研究上“啃酸果”“下功夫”,用科学的军事理论来指导军事实践,切不可忽视军事理论的重大意义。

  第二,要了解历史细节。恩格斯在1851年6月19日给魏德迈的信中,6次提到“历史”、4次提到“战争史”、2次提到“史料”,5次提到“细节”,表明历史细节在军事研究中至关重要。他强调,研究战争“要求事先了解很多历史细节”;如果“完全不了解或者了解得很肤浅”,那么细节就“根本得不到解释”,就不可能“了解实际的、确实存在的东西”,进而得出一般的理论,并“正确评价军事历史事实”。他在这封信中谈到许多细节,如基本战术、筑城原理、野战工事、各种类型的桥梁、各种武器及其使用方法等等。他在1865年3月10日给魏德迈的信中还谈到了他所熟悉的大炮的许多细节,如拿破仑大炮是一种12磅重的轻型滑膛炮,装药的重量是炮弹重量的四分之一;普鲁士火炮是一种从尾部装弹的24磅的长管青铜后装线膛炮,炮弹的重量是54磅,装药的重量是4磅,等等。这种实证研究方法,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重要方法。以马克思的《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为例,恩格斯说,马克思潜心研究了“法国过去的历史”,考察了“法国时事的一切细节”,从而撰写了这部“天才的著作”。我们熟悉的马克思的这一重要论断,即“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他们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就出自这部著作。如果我们只是抽象地研究历史、研究军事,只重宏大叙事,不重历史细节,就只能是纸上谈兵、坐而论道,等待我们的就可能是失败而不是胜利。细节决定成败,道理就在这里。

  第三,地图和外语是研究军事的重要工具。恩格斯在1851年6月19日、8月7日,1852年4月16日、1853年4月12日给魏德迈的4封信中10多次谈到地图问题,这绝不是偶然的。他强调,必须要有“好的专门的”“可靠的”“详细的”“适用的”“令人满意的”地图、地形图、地图集、平面图,表明地图在军事研究中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这里的“地图”,在今天可以广义地理解为信息。换言之,没有及时准确的信息,就打不了仗、打不赢仗。在这4封信中,恩格斯还多次谈到外语问题,强调了解外军情况、研究军事著作必须学会外语。他谈到了5门外语,包括英语、法语、俄语、梵语和南斯拉夫语(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这表明,“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一个重要前提就是要掌握对手的语言,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说些什么,否则就会像聋子、瞎子和“蠢驴”一样,“把自己弄得糊里糊涂”。恩格斯之所以如此强调外语也绝不是偶然的,因为“外国语是人生斗争的一种武器”,是达到战争目的的手段。“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研究军事,必须有好的工具、好的方法,这样就会事半功倍,否则就会事倍功半。军事研究人员应该像马克思和恩格斯那样刻苦学习外语,做到能毫无困难地阅读外国文献。这样,我们就会多一个视角,更加客观、全面、正确地认识和处理军事问题。

  (来源:《学习时报》2020年12月14日第A6版;作者:曲跃厚;图片:原文配图)

社科普及活动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以来,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学习贯彻全会精神的热潮。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聚焦理论研究成果,普及理论知识,人文之光网特开设“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专题。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

//51tongji //51tongji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