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说北京| 元大都:多元的宗教文化

来源:北京市社科联、北京市社科规划办  发布时间:2019-10-12

  (一)佛教与道教

  元大都不仅是元朝的政治和文化中心,而且也是这个时期的宗教中心。在当时的大都城里,各种宗教派别和平共处。在这些宗教派别中,又以佛教和道教的社会影响最大,它们与儒教一起被合称为“三教”。而从西域传入的藏传佛教、伊斯兰教和基督宗教,在大都城的影响也在不断扩大。大都城的佛教主要分为两个大的派别,即中土佛教与藏传佛教。中土佛教自汉代传入,已经发展了上千年,并融合在中原地区的传统文化之中。而藏传佛教则主要是在西藏等地流传,一直到元代才传入中原地区。大都城的道教也分为不同的派别,其中发展最活跃的是全真派和正一派。

寿安山寺铜卧佛

  在中土佛教中,影响最大的高僧当属金元之际燕京禅宗长老万松行秀,他与当时的著名政治家耶律楚材是好友,经常在一起切磋儒学与佛法,他曾提出“以儒治国,以佛治心”的主张,深得耶律楚材的赞赏。万松长老死后,人们曾建佛塔以示纪念,至今尚存,在今西城区砖塔胡同内。与万松长老同时期的还有道教全真派领袖人物丘处机。丘处机最初是在山东从事道教传播活动,元太祖听说他有长生不老的秘诀,便派使臣将他接到西域,并封他为“丘神仙”。丘处机从西域回到燕京,就以这里为中心开展传教活动,一时之间,道教全真派大盛,其活动中心就是今天的白云观。道教正一派开始主要活动在江西龙虎山,又被称为天师道。元世祖定鼎大都城之后,召其天师张宗演到京城来。后张宗演回龙虎山,命其弟子张留孙在京城开展传教活动,该教派遂在大都城传播开来。我们今天见到的朝外大街东岳庙,就是正一派的道士们建造的,一直到此后的明清时期,这里的香火都很兴旺。

元大都遗址出土的佛教造像

鎏金铜立佛

  藏传佛教传入大都城,是与元朝统治者的崇奉密切相关的。元世祖即位之初,就把藏传佛教领袖八思巴召到燕京,先封之为国师,后又封之为帝师,并在营建新大都城的时候,在城里最显著的位置为其建造了大圣寿万安寺(今俗称白塔寺),寺中有一座由尼泊尔著名工匠阿尼哥主持建造的藏传佛教样式的大白塔,成为当时京城的标志性建筑。元世祖死后,又将神御殿设置在寺中,以供子孙们岁时祭祀。元世祖在将高僧八思巴召到京城之后,又在中央机构中专门设置宣政院,主持全国的佛教事务和西藏等地区的军政事务,其官员由帝师八思巴亲自选派,从此,加强了中央政府对西藏地区的管理。元世祖死后,每一位即位的元朝帝王都要让帝师为其受戒,并且在京城为藏传佛教建造一座宏大的寺庙,如元成宗建造了大天寿万宁寺,元武宗建造了大崇恩福元寺,元仁宗建造了大承华普庆寺,元英宗建造了大昭孝寺。这些元朝帝王死后,他们的神御殿也都被设置在这些寺庙之中。

  (二)伊斯兰教与基督宗教

  在元代,大量少数民族民众从北方大草原和西域地区迁移到中原和江南地区生活,这些少数民族中有许多伊斯兰教信徒,故而民间有一句俗语,“元代回回遍天下”,可见元代是伊斯兰教在中国普遍传播的时期。伊斯兰教在中国的传播与当时的政治大环境密切相关。从元太祖西征时期开始,就有许多信奉伊斯兰教的政治家、科学家、文学家及宗教人物来到蒙古统治者周围,为其效力。这些人在从事政治、科技、文学等活动时,也把伊斯兰教传播开来了。如元太宗时的大臣奥都刺合蛮、元世祖时的大臣阿合马和赛典赤・瞻思丁以及泰定帝时的大臣倒刺沙等人,皆是主持政务或财务的重要官员,他们在政治上的优越地位,为伊斯兰教的发展提供了便利条件。但是,在元代,伊斯兰教主要是在少数民族民众中传播,并没有得到汉族民众的尊奉。

  元代的基督宗教主要分为两个派别。一个派别是在西亚等地流传的基督宗教的旁支聂斯托利派,在中国又称为“景教”。该教派早在蒙古国崛起之前就传入草原地区,受到一些草原部落贵族的信奉,蒙古国的势力进入中原地区之后,该教派也随之传入。在元世祖定鼎大都城之后,该教派也以京城为活动中心,并在这里建造了豪华的教堂。基督宗教的另一个派别是从欧洲传入的天主教派。元朝建立之后,欧洲方济各会的传教土约翰・孟特戈维诺来到大都城,弘传该教派的宗教。他在刚到大都城时,曾遭到景教信徒的拘禁和拷打,但是,几年之后,他得到元朝统治者的信任,开始在京城从事传教活动,建造教堂,组织唱诗班,翻译天主教的典籍。他的传教活动得到了欧洲教皇的赞赏,被封为“东方全境的总主教和教务大总管”。但是,与伊斯兰教一样,在大都城信奉基督宗教的也主要是少数民族民众,元朝灭亡后,基督宗教的社会影响亦随之在大都城消失了。

  (北京市社科联人文之光网整理,资料来源于北京市社科联等组编的《史说北京》(插图本)。文章配图来源于网络)

 

社科普及活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为主题,开展了一系列社科普及活动。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