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诗词中的民族血性

来源:《学习时报》  发布时间:2021-02-05

  何谓血性?《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刚强正直的气质”,《辞源》解释为“刚强正直的性格”。中华民族历经磨难,百折不挠,但流淌在民族血脉中的民族血性使其生生不息。这种澎湃激昂的民族血性,使中华儿女充满“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奋斗豪情,“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使命担当,“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的战斗意志,“公而忘私,国而忘家”的无私奉献,“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牺牲精神。毛泽东一生波澜壮阔,是近代以来中国伟大的爱国者和民族英雄。毛泽东诗词反映了中华民族救亡图存、励精图治的情感、实践和价值取向,洋溢着“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的血性风骨,撼人心魄,催人奋进。

油画《毛主席去安源》

  粪土当年万户侯

  湖南人以“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不怕死、了得难”而闻名,这种“霸蛮”之气简直就是血性的同义语。杨度《湖南少年歌》“若道中华国果亡,除非湖南人尽死”一句,道尽了湖南人的血性和霸气。在湖湘文化的熏陶和感染之下,毛泽东自幼就倔强不羁、坚毅顽强、无所畏惧、敢作敢为。

  早在韶山读私塾时,毛泽东读到一本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小册子,“呜呼,中国其将亡矣!”这催生了他的政治觉悟,促使他“孩儿立志出乡关”。在湘乡东山高等小学堂,《世界英雄豪杰传》让他热血沸腾,他给自己取了“子任”的名字,志在“以天下为己任”。在湖南第一师范,毛泽东血气方刚,洋溢着“书生意气”。他常对人说:丈夫要为天下奇,即读奇书,交奇友,创奇事,做个奇男子。他修学储能,“管却自家身与心,胸中日月常新美”。他主张“欲文明其精神,先自野蛮其体魄”,为强身健体,“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在日记中,他写下“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旷世格言。他正气凛然,蔑视权贵,“名世于今五百年,诸公碌碌皆余子”“粪土当年万户侯”。他激情澎湃,“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东海有岛夷,北山尽仇怨”的民族忧患,使他“我怀郁如焚”。袁世凯悍然接受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毛泽东拍案而起,发出“五月七日,民国奇耻。何以报仇?在我学子!”的愤怒声讨。在《民众的大联合》一文中,毛泽东痛彻心扉地写道:“国家坏到了极处,人类苦到了极处,社会黑暗到了极处。”毛泽东振臂一呼:“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他努力探寻救国真理,发出“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怅然诘问。

  伴随着五四运动浪潮的洗礼,尤其是马克思主义的传播,毛泽东读到了《共产党宣言》《阶级斗争》《社会主义史》三本书,促使他在理论上和在某种程度的行动上,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并且从未动摇过。青年毛泽东也收获了爱情,有过“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的儿女情长,但他最终“凭割断愁丝恨缕。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舍小家、为大家,义无反顾地投身于风起云涌的革命事业。 

  霹雳一声暴动

  《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一篇文章《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第一句话开门见山:“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他深入社会,研究国情,对中国的深重苦难有着透彻的理解和把握。“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阶级矛盾异常尖锐;“军阀重开战,洒向人间都是怨”,军阀混战,民怨沸腾。“长夜难明赤县天,百年魔怪舞翩跹,人民五亿不团圆”。旧中国积贫积弱,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毛泽东以一个旧世界改造者和新世界创造者的革命者姿态,登上中国的政治舞台。他对中国革命最伟大的历史贡献,就是始终坚持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开创了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革命道路。

  在改造中国与世界的最初实践中,毛泽东从事过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学生运动和统战工作、宣传工作。但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因白色恐怖而付诸东流。面对血腥镇压,“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并没有被吓倒,被征服,被杀绝。他们从地下爬起来,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首,他们又继续战斗了”。毛泽东“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他更清醒地认识到:“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毛泽东将他的革命理论归纳为一个石破天惊的口号:“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他“霹雳一声暴动”,然后引兵井冈,建立根据地,点燃武装夺取政权的星星之火,并迅速形成燎原之势。

  1965年3月,他会见叙利亚客人时说:“像我这样的一个人,从前并不会打仗,甚至连想也没有想到过要打仗,可是帝国主义的走狗强迫我拿起武器。”秋收起义之后,穿长衫、拿笔杆子的毛泽东戎马倥偬、南征北战,磨砺了“黄洋界上炮声隆”的血性,铸就了“不周山下红旗乱”的战魂,最终历练成为用枪杆子改写中国历史的军事统帅。他的诗词也告别了书生意气,充满革命战争的炮火硝烟。“旌旗”“鼓角”“壁垒”“战地”“行军”“枪林”“鏖战”“弹洞”“远征”等描写战斗、战役、战争的词汇,频繁地出现在他的军旅诗词当中。1965年,他重上井冈山时抚今追昔,由衷感慨:“犹记当时烽火里,九死一生如昨。”

  独有英雄驱虎豹

  毛泽东的奋斗人生是中华民族苦难辉煌的一个缩影。遵义会议之前,他历经坎坷,《采桑子·重阳》《菩萨蛮·大柏地》《清平乐·会昌》是他逆境人生的感怀之作。他不坠青云之志,表达“踏遍青山人未老”的豪迈气度,舒展“寥廓江天万里霜”的豁达胸襟,讴歌“今朝更好看”“风景这边独好”的锦绣河山。他一扫“自古逢秋悲寂寥”的低迷哀婉,盛赞“战地黄花分外香”的壮美秋景,生动展示了毛泽东坚定执着、百折不挠的伟岸人格。

《清平乐·会昌》毛泽东 

  “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遍地哀鸿满城血,无非一念救苍生”。中国共产党及其所领导的人民军队是革命的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从“三湾改编”开始,毛泽东为人民军队注入了“党指挥枪”的铁血军魂,使其能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面对“敌军围困万千重”的严峻形势,“六月天兵征腐恶”“天兵怒气冲霄汉”,不断取得“前头捉了张辉瓒”“横扫千军如卷席”的一个个胜利。面临“路隘林深苔滑”“赣江风雪迷漫处”“大渡桥横铁索寒”的恶劣环境,“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雪里行军情更迫”“大军纵横驰奔”。面对“强邻蔑德”“人执笞绳,我为奴辱”的民族危亡,中国共产党人“万里崎岖,为国效命”,北上抗日,“亿兆一心,战则必胜。还我河山,卫我国权”。解放战争时期,毛泽东运筹帷幄,“朝雾弥琼宇,征马嘶北风”“满宇频翘望,凯歌奏边城”。即便迎来了“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毛泽东依然保持谦虚谨慎,“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誓将革命进行到底。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欲与天公试比高”的血性精神依然不减当年。他热衷于挑战自然,到“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的北戴河搏击海潮,到“风吹浪打”的万里长江迎风斗浪。为了迅速改变一穷二白的落后面貌,他领导中国人民奋发图强。武汉的龟、蛇二山隔江对峙,新中国成就了“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血吸虫导致“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毛泽东使“六亿神州尽舜尧”,高唱“纸船明烛照天烧”的“送瘟神”凯歌。面对国际霸权主义,毛泽东铁骨铮铮,始终保持着“不怕压,不怕迫。不怕刀,不怕戟。不怕鬼,不怕魅。不怕帝,不怕贼”的英雄本色。

  (来源:《学习时报》2021年1月22日第4版;作者:汪建新;图片来源:人民网)

社科普及活动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以来,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学习贯彻全会精神的热潮。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聚焦理论研究成果,普及理论知识,人文之光网特开设“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专题。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

//51tongji //51tongji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