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谣言传播动机特征,做到不信谣不传谣

来源:人文之光网  发布时间:2020-02-19

编辑配图(图片来源于网络)

  伴随新冠肺炎疫情而来的各种谣言,不但给社会带来了不小的负面影响,也给整个防疫工作带来很大的被动。这些谣言不但造成了过度恐慌,加剧了资源缺乏,甚至还衍生出了针对无辜者的过激行为,如阻断交通,地域歧视等。了解这些谣言传播的动机、特征,有助于我们识别信息真伪,做出正确的判断处置。

  一、谣言传播的动机类型

  谣言传播的社会心理动机除了蓄意(破坏、牟利、诬陷等)造谣外,常见的还有以下三种。

  1.权力和社会赞誉动机

  此类制造、传播谣言者多是希望在社群中积极、率先发声,赢得社群的注意、知晓、认同(点赞)以至再传播(转发),从而获得社群赞誉和话语权。

  2.猎奇、亲和和表达动机

  此类人往往是网络社群中的“活跃分子”,经常在朋友圈、微信群、微博等社交媒体上转发和炫耀各种渠道来源的信息、段子,并以发的多、早、快、奇、广为荣,从而建立起在现实中无法实现的良性人际关系。这类谣言常会使用耸人听闻、蛊惑人心、煽情催泪的“标题党”方式,获得注目,博取眼球,赚得流量。

  3.认同归属和自我防御动机

  还有一类因为在现实中没有能力明确清晰地表达自我意识和个人观点,而在信息极度丰富,疫情谣言四起的网络环境下,就能方便地人云亦云,佯装流畅地选择符合自己看法的信息点赞和转发,或借此掩饰才学不足,减少焦虑,保护自己;或借此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情绪,以示自己与某些人“志同道合”。

  同时,他们的点赞和转发是高度选择性的,比如为了证明自身神通广大、消息灵通、聪明智慧、博学多才、善良热心、正直正义等等,对谣言的传播和落地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二、谣言传播的特征

  1.受众心理

  一般公众在疫情信息面前,同情心和共情会形成很高的“情感投入”,而专业知识缺乏、专业学习能力不足又会造成较低的“认知投入”,从而成为“热心的无知者”,是谣言产生和传播的温床。

  2.信息诉求

  那些得以广泛传播的谣言,采用下列两种信息诉求方式博取“热心的无知者们”的信任:

  一是感性诉求,最方便易行、简单有效的就是渲染亲情、怜惜、恐惧、悲伤、愤怒的情绪,对上述“猎奇表达”的标题党和“自我防御”的吃瓜群众尤其有效。

  二是理性诉求,用似是而非的专业知识做出一副提高受众认知投入的样子。这类谣言使那些“权力和社会赞誉动机”的人有“节奏”可带,使“猎奇表达”的人有专业可炫耀,使“自我防御”的人显得“高大上”。

  3.信息源和话术套路

  理性诉求的谣言,通常会采用与疫情有关的专业人士作为信息源,如专业医护(XX医院的一线医生/护士、 XX单位首长保健医生)、专家权威( XX院士最新研究发现、易经解读、世卫组织)、管理官员(疾控中心/政府/卫健委/疫情防控指挥部最新发布);而且选择的信息源与疫情的相关度越高,谣言的可信度就越高,传播能力就越强,危害也越大。

  感性诉求的谣言,通常会采用易与受众产生共情的信息源,如“我的高中同学/邻居/孩子同学的父母/妹夫在武汉市急救中心/传染病医院工作,他/她亲眼所见/单位已经传达了”,“2003年非典时期我们班/小区就是用的这个办法,结果没有一例感染”,“我家与华南海鲜市场一墙之隔”,等等。

  同时,感性诉求的谣言为了带节奏、博眼球、显得“同仇敌忾”,通常会采用“标题党”常用的煽情话术,如“今晚我们都是……”,“请告诉你认识的所有人,……”,“北京刚刚传来坏/好消息,……”。

  作为一名公民,我们应该正确认识疫情,按照政府的要求和规定科学做好防护,并努力做到不信谣不传谣。

  (本文作者:首都高端智库—北京对外开放研究院熊伟。)

 

社科普及活动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以来,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学习贯彻全会精神的热潮。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聚焦理论研究成果,普及理论知识,人文之光网特开设“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专题。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