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4新稿【在线阅读】中华文明五千年|第十三章 文化丕变(3)杜鹃夜悟

来源:人文之光网  发布时间:2019-10-18

  导读:宋朝的书院群星闪烁,书院中各学术流派自由论争,异彩纷呈,形成浩荡的学术奇观。

  公元1156年春天,一个26岁的年轻人因公务途经永春、德化,晚上在一村中的寺院住宿。春寒料峭,寺里的被子太薄,冻得他迟迟不能入睡,他干跪拿出一本《论语》来看。看到其中一章说,先学习洒扫、应对、进退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才能获得人生的大道理。他思来想去也理解不了,一连熬了三四个通宵,窗外的杜鹃彻夜鸣叫不停,似乎在陪伴着他。

  后来,他终于顿悟,这其实说的是,“事有大小之分,理却没有大小之分”。儒家思想的真谛就是:从各不相同的具体的事情中,体认儒家思想的最高概念一一高于一切的理。由此,他找到了让天地万物回归秩序的理,找到了圣人人格的依据,找到了仁义礼智信的起点。

  这个年轻人就是朱熹,“杜鹃夜悟”是他苦思10年后的顿悟。此前,他一直在佛家和道家的思想中徘徊,最后终于在儒家经典中找到真谛,遂发展成为影响后世700余年的“理学”。

重庆大足石刻,妙高山2号三教合一窟

  建成于晚唐到宋的大足石刻展现了一幅令人震撼的画面,石篆山东段的石窟区,有连在一起的三窟造像,分别供奉着儒家、佛家和道家的创始人。在妙高山,释迦牟尼、李老君和孔夫子干脆住到了同一个石窟里,从共居一山,到共居一窟,他们的关系越来越亲近。三教至尊终于在宋朝相聚大足。

  宋朝对宗教、思想和文化持开放自由的态度,儒、佛、道并行。宽松的政策激发了思想领域的疑古和创新,朱嘉等宋儒们从佛老典籍中吸取精髓,重新解释儒家经典,融合、兼容成为宋学的主流精神。

  在这种开放的环境下,一批哲学家相继现身,各种学派异彩纷呈。

  百川归海,形成浩荡的“宋学”。如此震撼历史的学术奇观,只有中国的诸子百家时期和古希腊哲学的兴盛时代オ能与之比肩。

  伴随着学派崛起的是宋朝书院的兴盛,这种“私立学校”以不同于官学的自由风格成为哲学家们的学术阵地。

  公元1180年,科举考试前タ,一则书院的布告引起学子们注意。这则名为《招举人入书院状》的布告写道:“如今白鹿洞书院往昔的学生们都已经离开,山林闲寂,正是学者潜思进学的地方。如果诸君肯来,可以免费提供食宿。”写布告的人正是地方官朱熹。

  朱熹虽然18岁就中了进士,但仕途并不平坦,因此,他便着意借助书院“立言”,以引起朝廷注意,得到重用。

  白鹿洞因唐朝李渤在此读书时养白鹿而得名,朱熹在南康军任职时,一上任就到处寻访白鹿洞书院。在一个樵夫的指点下,他在李家山找到了书院的废址。

  在朱熹的主持下,到第二年3月,白鹿洞书院修复一新,共建学舍20多间,第一批招收学员20名,还划拨了一块学田用来供养生员,朱熹亲自担任山长。

  公元1181年的一天,白鹿洞书院里人声鼎沸,学生们纷纷聚集到讲学的庭院,住在附近的居民也有不少人赶来,包括镇上的读书人、乡间的农夫,最后竟然汇集了上千人。

  被人群围在中间的是一位气质儒雅的书生,只见他缓缓打开面前的《论语》,朗声吟诵:“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千人的讲堂鸦雀无声。

  这位儒生是朱熹请到白鹿洞书院讲学的大学者陆九渊,他是“心学”的创始人,也是朱熹的学术对手。

  陆九渊讲解“义利之辩”,批评时人为求官而读书的功利之风,讲得痛快淋漓。台下人听得全神贯注,甚至有田夫野老听到感慨处禁不住泪流满面。

  陆九渊走下讲坛,朱熹真诚地夸赞这位对手:“讲得义利分明!”

  邀请不同派别的学者讲学辩论,允许院外人员听讲,书院开放的学术空气,使文化知识在整个社会更广泛地传播。

  “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妻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

  “博学之,审问之,谨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清代刻制的朱熹白鹿洞校规,中国状元文化博物馆藏

  琅琅的诵读声在书院响起,这是新学员进入书院都要背通遵守的“校规”——《白鹿洞书院揭示》。

  这份“校规”后来被宋理宗赐给太学生,并颁行天下学校,使其成为全国官学共同遵守的准则。

  尊师、重教;博学、审问;明辨、笃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正其谊不谋其利……理学家注重个人修养的一面,已经成为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

  朱熹的身影活跃在南宋多家著名书院中,书院的精神与传统推动了宋朝的文化繁荣。据统计,北宋有书院73所以上,而南宋时期书院达442所,白鹿洞书院、岳麓书院、应天(睢阳)书院、嵩阳书院井称为中国古代四大书院。书院教育在宋朝盛极一时,到明清时期仍然得到延续,但到了清朝科举制度废除以后,书院也退出了历史舞台。

  书院,为什么没有像欧洲的大学一样,最终成为近代思想启蒙的发源地?

  宋朝书院兴起的同时,欧洲的大学也开始出现。

  意大利萨莱诺大学,新入学的学生们正在背诵“希波克拉底誓言”——“我要清清白白地行医和生活。无论进入谁家,只是为了治病,不为所欲为,不接受贿路……”萨莱诺大学是欧洲最早的医学院,学生们在这里学习的是希腊医学家希波克拉底和阿拉伯的医学著作。

索邦神学院,巴黎大学的前身

  从11世纪起,欧洲一些城市的手工业行会和商人公会以及市政当局,打破教会几百年来对教育的垄断,自发地创办了世俗学校。学校根据城市生产、交换和社会生活的需要,开设文法和计算方面的课程,培养各方面的人才。这种新型学校后来发展为大学,最有名的包括意大利的萨莱诺大学、博洛尼亚大学和法国的巴黎大学等,它们侧重于实用性,培养医生、律师等专门人オ。

  欧洲早期的大学有4门基本学科:法学、医学、文学、神学。欧洲成立最早的大学——萨莱诺大学,是一所医学院;博洛尼亚大学,是一所法学院。时至今日,欧洲的大学仍在思想争鸣、科技创新、人才培养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而中国的书院,却随着科举制度的终结而被西式学校取代。

  究其原因,一是中国古代的书院课程设置不以实用技术为主,因而无法和就业衔接,竟争不过大学教育;二是书院的经费靠学田、朝廷拨款等,收入不稳定,而大学收取学费,能够自给自足,这使得大学比书院更有生命力。

  (来源:人文之光网)

 

社科普及活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为主题,开展了一系列社科普及活动。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