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善论对修身的意义

来源:《学习时报》  发布时间:2020-12-18

编辑配图

  中国人历来主张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认为修身是为官从政的根本,孔子说:“知所以修身,则知所以治人;知所以治人,则知所以治天下国家矣”。《大学》上讲:“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中国人之所以如此重视修身问题,与性善论的人性预设有非常重要的关系,虽然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性善论、性恶论、性无善无恶论、性善恶相混论等各种人性观,但占主导的人性预设是性善论。

  性善论肯定修身的可能性

  孔子提出过“性相近也,习相远也”的重要命题,但是一生罕言性与天道,不过,从他对“仁”的阐释中可以发现倾向于性善论,如孔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等等。明确系统提出性善论的是孟子,他曾就“性善”还是“性无分于善不善”的问题与告子进行过激烈的辩论。告子认为人性就像“湍水”一样,“决诸东方则东流,决诸西方则西流。人性之无分于善不善也,犹水之无分于东西也”。孟子也用水来比喻人性,他反驳说:“水信无分于东西,无分于上下乎?人性之善也,犹水之就下也。人无有不善,水无有不下。”

  孟子用“水无有不下”来比喻“人无有不善”的论证逻辑显然不够严谨,但难能可贵的是,孟子不仅看到人与动物都具有自然属性,而且强调了人具有与动物不同的社会属性,即人有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而动物却没有,正是人的社会属性把人与动物区别开来,成为人之为人的根据。

  可以说,“人无有不善”这一命题从人性上肯定修身的可能性, 即每个人都具有与生俱来的善性,无论达官贵人还是黎民百姓都可以通过不断修身而成为“君子”“圣人”,孟子说:“万物皆备于我”,“人皆可以为尧舜”。一些儒学研究者认为:孟子实证了人性之善,实证了人格的尊严,同时即是建立了人与人的互相信赖的根据,亦即是提供了人类向前向上发展以无穷希望的根据。王阳明也曾提出,“盗贼也有良知”,“满大街都是圣人”。

  因此,中国儿童启蒙教育常常从“人之初,性本善”开始,重要意义其实并不在于人性是不是真善,而在于从孩子启蒙时,就在内心种下善良的种子,坚定自己可以也应该成为善人,甚至圣人的信心。从历史上看,以孟子为代表的性善论客观上构成了中国德治文化传统的人性基础。虽然荀子提出性恶论也是深刻的,包括提出“化性起伪”的重要思想,但始终不是儒家文化的主流,程颐在评价孟子和荀子时说:“孟子有大功于世,以其言性善也。”“荀子极偏驳,只一句‘性恶’,大本已失。”

  性善论指出修身的必要性

  虽然人人具有与生俱来的善性,但圣人君子却是少数,多为普通的人,甚至有些人作恶,这用性善论该如何解释?

  孟子认为,人人具有与生俱来的善性只是表明具有道德修养的可能性,并不是具有高尚道德的现实性,把可能性转化为现实性的根本路径就是修身。孟子把“恻隐、羞恶、辞让、是非”等四心称之为“四端”,把“仁义礼智”称之为“四德”,由“四心”转化为“四德”需要靠修身的功夫。他说:“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

  此外,修身之所以必要,还由于善性会受到外部环境的影响而迷失,尤其是名利物欲等外部诱惑常常激发起人过度的欲望,进而把本来具有的善性遮蔽,因此,只有通过修身才能保持或恢复善性。孟子把修身的过程比喻为“求放心”的过程,他说:“仁,人心也;义,人路也。舍其路而弗由,放其心而不知求,哀哉!人有鸡犬放,则知求之;有放心而不知求。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这与王阳明的观念是相契合的,王阳明在《传习录》上讲:“良知之在人心,不但圣贤,虽常人亦无不如此。若无有物欲牵蔽,但循着良知发用流行将去,即无不是道。但在常人多为物欲牵蔽,不能循得良知。”

  性善论确立修身的根本方法是反躬自省

  既然善性与生俱来,本自具足,这也确立了修身的根本方法是反躬自省,而不假外求。虽然儒家也讲“内圣”与“外王”的统一,重视“外王”中“内圣”,但是人性向善的复归最终只能在“内圣”中实现。《诗经》在形容修身的时候说:“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就是在内心进行自我反省,防止迷失本性。孔子提倡“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孟子说:“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只要做到“尽其心”“知其性”,就可以“知天”。正如王阳明在《咏良知》诗中所写:“人人自有定盘针,万化根源总在心,却笑从前颠倒见,枝枝叶叶外头寻。”

  关于如何反躬自省,中国古人总结出很多方法,其中特别重视慎独。曾国藩总结自己一生的修身经验,留下著名的家训“日课四条”,即慎独、主敬、求仁、习劳,在这“四条”中,“慎独”是第一条。一般来说,慎独有两层含义,一是在没人监督时,面对诱惑,内心也要保持一种戒慎恐惧的心态而不犯错误。这就是《中庸》上说的“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这里的“不睹”“不闻”之地又称为“暗室”,慎独又称“不欺暗室”。能不能做到慎独,是君子与小人的重要区别,因为君子无论是在“明处”还是在“暗室”都能言行一致,而“小人闲居为不善,无所不至”。骆宾王在《萤火赋》中说:“类君子之有道,入暗室而不欺。”其实,自以为“独”实则不独,因为即使在像朱熹所说的“独”就是“人所不知而己所独知之地”,至少也有一个人知道,那就是自己,因此,慎独的第二层含义就是在没人监督时,面对诱惑,不仅不犯错误,而且根本就不想犯错误,做到表里如一。如果“不欺暗室”强调的是不要欺负别人,不想犯错误强调的是不要欺负自己的天地良心,即“不自欺”。因此,古人常言:“慎独则心安”。

  概而言之,性善论从人性上肯定修身的可能性,指出了修身的必要性,并确立了不断反躬自省的修身方法,从而奠定了修身的人性论根基,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向上向善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彰显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特点和优点,对中国人通过修身提升道德水平起到了重要作用。

  (来源:《学习时报》2020年12月18日04版;作者:陈方刘)

社科普及活动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以来,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学习贯彻全会精神的热潮。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聚焦理论研究成果,普及理论知识,人文之光网特开设“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专题。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

//51tongji //51tongji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