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4新稿【考古学】北京考古70年——广阳王刘建为何葬在大葆台

来源:《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2019-10-14

  “1974年6月8日,我正在办公室整理一份墓葬发掘剪报,突然电话铃响了,北京地质地形勘测处的一位工人打来电话,向我们反映:他们在丰台区黄土岗公社郭公庄大队西南隅的大葆台村,为东方红石油化工总厂进行地质水文钻探时,发现了木炭和木头。”20年后,在《揭开“黄肠题凑”之谜——大葆台汉墓发掘纪实》中,马希桂先生这样写道。

  马希桂先生是著名考古学家,曾参与和主持北京房山琉璃河商周遗址、元大都遗址和大葆台汉墓等重要考古发掘。

  在皇家陵寝考古上,北京有三大成果,除十三陵中的定陵外,另两个都是汉墓——大葆台汉墓和老山汉墓。前者因首次发现黄肠题凑,引起巨大轰动。

  当年东方红石油化工总厂为“战备”,准备利用“山丘”(其实是汉墓的封土堆)深埋多个储油罐。因1972—1974年,湖南长沙马王堆考古轰动全国,施工单位较有文物意识,发现情况异常,及时与文物单位电话联系。

  大葆台村距市中心15公里,西邻永定河。封土堆上积了1至1.5米厚的沙,沙下有黄土,因当地多沙土,农民常来挖黄土,以改良土壤,日久成一片洼地,积满雨水。附近植被稀少,令人疑惑:墓中究竟葬的是什么人?为何要选在这里?

  大葆台工地挖出汉墓

  接到施工单位的信息后,考古人员迅速前往,补打了13个探测孔,其中7号孔探出一枚汉代五铢钱。7月13日,时任北京市委书记的吴德指示:“尽快做好大葆台汉墓的发掘工作。”

  8月7日,发掘办公室正式成立,从全国各地调集专家,北京卫戍区派出4561部队工兵连担任发掘主力,市计委特别拨了10万元发掘费,还从河南安阳请来3名探工师傅,其中有一位吴友福,曾参加过上世纪30年代盗掘司母戊鼎(今多称后母戊鼎)。

  为保留影像资料,新闻电影制片厂派出高空升降摄影车。

  在清理封土堆时,竟挖出金代的一座墓碑,上题“大金故承信校尉守、玉田县醋务总监大公墓”,此人姓“大”,因是弟葬兄,出于尊敬,未具其名。从碑文看,这位“大”总监葬于1211年,看来,他不知道身下是汉墓的封土堆。

  北魏郦道元在《水经注》中曾提到蓟城西北有燕王陵,“基址磐固,犹自高大”,传说是燕王喜和太子丹墓,但燕国灭亡前,皇室逃到襄平(今辽宁省辽阳市),以其为都5年,太子丹便死在那附近(衍水),不可能葬在北京。

  金朝扩建北京(当时名中都)时,将燕王陵圈入城内。经发掘,认定一个是汉代的燕灵王刘建(刘邦的第八子)墓,一个是燕康王刘嘉墓。遂将它们迁到顺义的燕王庄,今已无存。

  在《水经注》中,提到梁山(今石景山)上有燕刺王刘旦的墓,可能是后来发现的老山汉墓。

  大葆台汉墓为何规格高?

  燕亡于秦,但在西汉时,燕国仍存(初期叫燕国,后期叫广阳国)。

  秦汉之交时,天下大乱,燕将臧荼趁机复国,以蓟为都,得到项羽承认。为分化楚军,刘邦派韩信灭魏、赵、齐,臧荼投降,并派骑兵攻楚,因此刘邦让他继续当燕王。刘邦一统天下后,臧荼担心被剪除,举兵反叛,刘邦亲自讨平,擒臧荼,遂任卢绾为燕王。

  刘邦本想将燕国收为郡,考虑到“周室虽乱而持久,秦室孤单而速亡”,因此采取“郡国并举”体制,初期建了几个异姓诸侯王,后渐用刘姓替代。卢绾生于刘邦邻乡,两家世交,且二人生日相同,从小便是玩伴,刘邦对卢很信任。

  没想到,卢绾当燕王后,私下勾结匈奴,意图独立。刘邦派周勃讨伐,卢绾军惨败,只好归降匈奴,被封为东胡卢王。刘邦改任自己的儿子刘建当燕王,刘建的儿子被吕后所杀,因此无后。他去世后,燕国被取消,改名燕郡。可不到一年,吕后的侄子吕通又被封为燕王。

  不久,吕通被杀,燕王又由刘姓人担任,但“七国之乱”后,诸侯王被剥夺了任免官吏的权力,且边疆诸侯必须交出边郡,不与外国接壤。对皇朝已无威胁,所以到王莽时,燕国虽几次废国为郡,但每次时间都不长,在绝大多数时间里,燕国都算是一个独立王国。

  这就是为什么,大葆台汉墓的规格如此之高、封土堆如此之大。据马希桂先生估算,仅考古前期运走的封土量,即达13130立方米。

  木条解开黄肠题凑之谜

  不久,发现了盗洞。盗墓贼为掩盖痕迹,还放了火,好在墓中缺氧,损失不大。

  1974年10月4日,开始墓室清理。发现墓中堆满木条,长90厘米,长宽分别在10至20厘米之间,重约8.1公斤,最重者32公斤,共计1.5万根左右,相当于122立方米。

  如此多的木材,只为堆成一道道木墙?就在大家倍感困惑时,著名学者于杰指出:这就是传说中的黄肠题凑。周代即有,西汉时只有皇家陵寝才可使用,汉代后期已无。

  柏木芯是黄色的,将其剖出,即为黄肠;将它们凑在一起,堆叠成墙,“头(即题)皆内向”,即为题凑。将墓中木条交江西省木材工业所鉴定,确认为柏木,且都是芯材。

  典籍中有黄肠题凑一词,历代学者未见实物,只能乱猜,大葆台汉墓解开千年之谜。

  此墓在西汉末年战乱时被盗,因“尸体已不在棺内,而是被拖至棺外”,肉体腐烂无存,骨骼大部分未散乱,可见拖尸时肌肉尚在。“在死者的颈部发现一段残绳,大概就是用来拖尸体的”。

  汉代诸侯夫妻死后不同穴,王墓在右,后墓在左,大葆台汉墓亦如此,可惜另一墓被盗墓贼基本焚毁。

  虽然出土文物不多,但大葆台汉墓对认识汉代社会颇有帮助。

  比如在黄肠题凑中,发现一枚竹简,上书“樵中格吴子运(亦疑为孟字)”。全墓仅有此简,可能是吴子运不小心落下的。其中“格”字同“落”,相当于村。此前日本主流学界认为,汉代只有都市国家,人们住在聚落中,三国时才出现“村”。大葆台汉墓将这一假说至少前推了200年。

  大葆台是风水宝地

  搞清墓中情况,也就能明白,为什么大葆台汉墓选在这个偏僻之所。

  首先,墓中堆放了1.5万根柏木芯(考虑到被焚毁的王后墓中也有黄肠题凑,总计应3万根柏木芯),实在难得。在后来出土的汉墓中,也发现了黄肠题凑(目前已发现14处),但规模不一。柏木娇贵,一旦大规模采伐,便难再成林。在北京的老山汉墓中,其中90%的黄肠题凑竟用栗木冒充,只有靠墓穴入口处使用了柏木,可见周边缺乏柏木资源。至于河北定县发现的中山王简墓,只好用石头来替代柏木。汉代大葆台适合柏树生长,且与西山林区近。

  其次,地理方位合适。秦汉葬仪以西南为尊长居处,大葆台汉墓恰好在蓟城西南。

  其三,风水尚可。站在封土堆上,可看到永定河,基本符合依山傍水的墓葬格局。从墓穴所在高度看,也与西汉王族墓地差不多。

  其四,环境优美。离封土堆不远,发现金代水井,井深仅2米,可见地下水资源很丰富,则山丘上植被必然茂盛。自辽代起,水土流失日趋严重,永定河改称卢沟河,卢意为黑,形容河水浑浊。大量河床干涸后,形成风沙,加上北方沙漠的风沙,到发掘大葆台汉墓时,顶部积沙已至1.5米,平均每年1.5毫米左右。自然条件再好,也架不住上千年破坏。

  受时代影响,大葆台汉墓采取了开放式发掘。据马希桂先生回忆:“自发掘工作开始以后,广大群众对这座汉墓的发掘都很重视和关心……每天接待参观者都在四五百人左右。”

  墓中出土紫色丝织品

  大葆台汉墓墓主是谁,至今有争议,一般认为也叫刘建,是汉武帝的孙子。

  刘建的父亲是刘旦。太子刘据自杀后,刘旦年龄最长,理应成为太子,他上书汉武帝,表示不愿当燕王,想回宫侍奉汉武帝。汉武帝察觉到他的真实意图,遂削燕国的良乡等三县。

  汉武帝在巡游中去世,立刘弗陵(即汉昭帝)为太子,刘旦认为背后有阴谋,遂谋反。事败后,被勒令自杀,燕国也被取消,改成广阳郡。

  6年后,汉昭帝去世,汉宣帝继位,为不使刘旦一脉绝祀,改广阳郡为广阳国,拔刘旦的儿子刘建为王。刘建为人谨慎,他的墓地在大葆台,据文献载,他父亲的墓地“在蓟城西北”,相距很远,可能也是为了向外界表达二人之间的距离。

  在大葆台汉墓中,只留下一个纪年遗物,即残漆器底有针刻“廿四年五月丙辰丞”。在汉代燕王、广阳王中,只有4人在位24年以上,其中:

  刘嘉墓在金代已被迁到顺义;

  汉代五铢钱始于汉武帝元狩五年,此时燕王刘定国已去世多年,墓中不可能有此物;

  刘旦因谋反而死,不应享受如此规格的黄肠题凑。

  因此,刘建的可能性最大。在大葆台汉墓中,还发现很多紫色丝织品残片,即“齐紫”。战国时齐桓公喜紫色,上下竞相仿效。到汉代时,紫色依然是奢侈品,价格高于素绢5倍。

  动物殉葬品缘于迷信

  在大葆台汉墓中,有许多动物殉葬品,如金钱豹、鹿、狍子、雉等,其中猫骨引人瞩目,和兔骨一起放在陶瓮中,不知是宠物还是食物。

  在汉代长安遗址中,曾发现被切开的猫骨,显然是用作食材。一般认为,“猫肉不佳,亦不入食品”,但古人相信“猫的肉、头骨、眼睛、牙、舌、涎、肝、胞衣、皮毛、尿、屎都可入药”,特别是“若自幼时食猫肉者,则毒不能为害”,可能大葆台汉墓中的猫骨也是迷信的牺牲品。

  1999年10月23日,在成功发掘大葆台汉墓25年后,北京市石景山八宝山派出所接群众举报,发现可疑人员在老山主峰一带活动。当年12月23日,警方出击,将盗墓贼全部抓获,第二天,文物部门初步鉴定此处为汉代墓葬。第二年2月,开始抢救性清理和发掘。

  老山汉墓发掘引起央视关注,在发掘现场进行了直播,因墓已被盗,文物不多,墓主为女性。其中的玉器、漆器和黄肠题凑证明,这里应为王室成员墓,因两件漆耳环上有红漆写的“东宫”“德阳宫”等字样。墓中物品表明,下葬纪年为“卅四年二月辛卯”,在汉代的燕王中,只有刘旦执政时间超过34年,他是大葆台汉墓墓主刘建的父亲。

  不过,老山汉墓的墓主是女性,按汉代丧葬习惯,刘旦墓应在附近,研究人员发现该墓附近地质异常,应另有墓穴,但有盗洞20多处,可能早已被盗。此外,据我国文物保护规定,可疑区域暂不发掘,刘旦墓是否在老山,短时期内难以定论。

  刘旦因谋反而被迫自杀,其下葬规格应无法与大葆台汉墓比。

  (来源:《北京晚报》2019年10月10日37版; 作者:蔡辉;图片:原文配图)

 

社科普及活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为主题,开展了一系列社科普及活动。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