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4新稿【民族文化学】中华传统文化|第七讲(二)文物赏识:杏坛、鲁壁、孔府的对联

来源:北京市社科联、北京市社科规划办  发布时间:2019-10-18

《中华传统文化十四讲》第七讲 仁者爱人的儒家———孔孟之道(二)

文物赏识:杏坛、鲁壁、孔府的对联

  杏 坛

  在山东省曲阜市的孔庙内,登上大成门,举目北望,高高的大成殿金碧辉煌。就在大成殿月台之前,苍碧的柏桧衬托着一座精致出奇的亭子,朱红的廊柱,金色的屋顶,重叠错落,交相辉映,迎面是一块海蓝色的竖匾,正书金色“杏坛”二字,相传是孔子讲学的地方。

杏坛

  关于孔子杏坛设教的记载,最早见于《庄子·渔父》:“孔子游乎缁帷之林,休坐乎杏坛之上,弟子读书,孔子弦歌鼓琴。”据史籍记载,孔子故宅西面不远处设有孔子的教授堂,东汉明帝曾在教授堂里住过,因此改称“文宣王殿”,到宋徽宗的时候更名为“大成殿”。宋天禧二年 (1018年),孔子第四十五代孙孔道辅监修孔庙,将正殿后移扩建。由于其殿基为孔子讲学旧址,为不毁其故迹,故“除地为坛,环植以杏,名曰杏坛”。此坛当时只是砖砌,四周环植杏树。金明昌年间才在坛上建了座歇山亭子,金承安二年 (1197年),由当时著名文人党怀英篆书“杏坛”二字,立碑植于坛内东侧。明隆庆三年重修后,即为现在的规模。

  杏坛呈长方形,十字结脊,四面歇山,黄瓦朱栏,二重飞檐,精致古朴。亭的顶部由四根圆形石柱与其外的十二根八棱石柱支撑,柱间连以木制红栅,红栏外面还围着一圈玉石刻花的石栏。亭内顶部藻井彩绘盘龙多处,中间一龙尤大。整个建筑奇特精致,雕梁画栋,金碧辉煌。亭内西侧原有一铜铎,斜悬于架上。古者击铎以示教化,《论语·八佾》篇记载仪封人赞孔子“天将以夫子为木铎”,意思是上天将以孔夫子为圣人来教化世人。亭内正面为乾隆皇帝手书《杏坛赞》碑,高度赞扬了孔子思想对后世的巨大影响。坛前置有精雕石刻香炉,坛侧几株杏树,每到春天,花团锦簇,落英缤纷。

  鲁 壁

  在孔庙诗礼堂的后面,有一堵断墙,三米多高,十五米多长,孤零零地立在院子里,这就是著名的“鲁壁”。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秦始皇剪灭六国,统一了天下。但是,天下并不太平。六国贵族暗中聚集力量,准备武力推翻秦王朝的暴政;一些儒生、游士也纷纷引经据典以古非今,抨击时政。丞相李斯向秦始皇建议焚烧《诗》《书》等儒家典籍,杜绝思想上的隐患。秦始皇立刻下令在全国范围内,收缴烧掉除医药、占卜、种植和秦史以外的书籍,并于次年在咸阳活埋了四百六十多名儒生。

鲁壁

  当时,咸阳有个叫陈余的人,是孔子第九代孙孔鲋的好朋友,得知秦始皇要在全国范围内焚烧儒家典籍后,日夜兼程赶到曲阜,对孔鲋说:“秦将灭先王之籍,而子为书籍之主,其危矣哉!”孔鲋有许多祖传的书籍,自己又是孔子的后代,秦始皇肯定不会放过他。也是急中生智,孔鲋和他的弟子襄连夜把《论语》《尚书》《孝经》《诗经》等一大批儒家的经典,藏在祖堂的夹壁墙里,没有其他人知道此事。然后,孔鲋和弟子襄离开了曲阜,到嵩山隐居起来。后来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兴兵反秦。孔鲋博学多才,经陈余推荐,参加了起义军。陈胜很高兴,非常尊重他,尊他为博士、太傅。孔鲋在陈胜的队伍里度过了晚年,最后病死在兵营中,卒年五十七岁。他的弟子襄也杳无音信,所以藏书之事也就没人知道了。

  到了汉代,鲁恭王要在祖堂这个地方扩大宫殿,准备拆除祖堂,当拆到这面墙时,忽然听到里面发出丝竹的声音。拆开墙壁之后,发现了许多竹简书卷,都是用蝌蚪文写成的,不同于当时经师们所保存的用隶书书写的经典,人们就把它们称为“孔壁古文”。其中最有影响的是《古文尚书》,它比《今文尚书》多十六篇。当时祖堂已经拆完了,就把这面墙壁保留了下来,称为“鲁壁”。就这样,被秦始皇焚烧殆尽的 “诗书”“六经”等古代典籍得以保存下来,流传至今。

  孔府的对联

  在孔府的黑漆大门门楣上,悬挂着一方竖匾,蓝底金字,上书“圣府”二字,门框两边的对联,也是蓝底金字,写道:

同天并老文章道德圣人家

与国咸休安富尊荣公府第

对联

圣府竖匾

  这副对联是清代学者纪晓岚,受乾隆皇帝之命题写的。字字千钧,古朴中透着隽秀,隽秀中充溢着潇洒,潇洒中藏着苍劲。连纪晓岚自己都认为这是他一生中的得意之作。可是,如果仔细观察,便会使人大为惊讶:这副对联中怎么会有两个错字呢? “富”字竟写成了“冨”,“章”字最后一竖竟然穿过了“日”字。其实,这两个错字都有各自不同的典故。

  这要追溯到唐玄宗时,孔子第三十五代孙孔璲之被封为“文宣公”,自此子孙世袭爵位。当时的衍圣公就觉得孔氏家族富贵齐天、福祚绵长了,于是就在公府的影壁墙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富”字,特别醒目。到了孔子第四十二代孙孔光嗣结婚时,门口来了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疯疯癫癫地边说边唱:“富贵之家真富贵,富贵有头也有尾。富贵有头将至尾,除去富头免富危……”看门人撵不走他,只好叫来了老公爷。老公爷施礼问话,乞丐不理不睬,还是反反复复唱着那四句词。老公爷渐渐听出了唱词中的深刻含义,知道遇到了“异人”,哪敢怠慢,立刻吩咐下去备酒备饭。乞丐唱着唱着便假装睡觉,睡着睡着还不断地翻身打滚,慢慢地从大门滚到了影壁墙下,一伸右手,影壁墙“哐当”一声倒下了,一点也没有破碎,偌大的一个“富”字仰面朝天躺在地上。乞丐滚到“富”字上,暗暗用力,把“富”字压得粉碎,随即爬起身拎起打狗棒就走。老公爷看傻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急忙追上前去,拜倒在地,请求道:“仙人请留步,请赏脸到后堂用酒。”两人来到后堂,酒菜已经备好,乞丐也不客气,海吃海喝起来。吃完,喝完,在老公爷的再三请求下,乞丐在老公爷的手心里比画了一阵子,并说道:“天机不可泄漏。”然后,扬长而去。

  从此,老公爷心事重重,不久便去世了。临死前,把一个小木盒子交给儿子孔光嗣,交代道:“我死后,这个盒子千万不要打开,等孙子长大后,转交给他,孔门自能中兴。”从此,孔光嗣把小木盒当作生命一样来保护,正赶上兵荒马乱的唐末乱世,他唯恐有个闪失,便把小木盒交给老族长妥善保管。不久,就发生了 “孔末乱孔”的灭门事件,孔光嗣的儿子孔仁玉在张姥姥的救护下躲过了劫难,发愤读书,终于金榜题名,被朝廷授以太学生。孔仁玉上奏皇上,诛杀了孔末,重新袭承文宣公。老族长把小木盒子交给了孔仁玉。孔仁玉小心翼翼地打开小木盒,见盒内有一张宣纸,上面写着两句话:“切记富字勿出头,富字出头穷断头。”孔仁玉看后,即将祖训供于神位之上,跪拜道:“祖父在上,不肖子孙当牢记遗训,刻骨铭心,传示后辈,家门富字永不出头,望先祖在九泉之下瞑目。”从此以后,正宗孔门凡写“富”字,概不出头。

  纪晓岚号称一代学宗,岂能不知“富”字的来龙去脉?这是“富”字的典故,下面讲“章”字的来历。纪晓岚接受钦命,经过深思熟虑,拟定了对联的联文,然后潜心书写对联,自是十二分的满意。随后交给雕刻名家,雕好后就悬挂在孔府大门的两旁,等待乾隆皇帝第二天揭绫。说来也怪,当天夜里突然电闪雷鸣,狂风大作。过了一会儿,孔府家人来请。纪晓岚来到孔府,衍圣公告诉纪晓岚大门楹联的下联被雷击毁了。乾隆皇帝明天驾临揭绫,缺少下联怎么交代呢? 纪晓岚赶紧补写,可写了一张又一张,一遍又一遍,都没有被毁的那副写得好,无法与上联配上。纪晓岚急得满头大汗,越是急越稳不住神儿,也就越写不好。纪晓岚烦恼不已,索性不再写了。他伏案沉思,不知不觉竟睡着了。朦胧中,他看见一位白发老人笑眯眯地向他走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拿笔在他写的“章”字上添了一笔,让竖穿过了“日”字。然后,飘然而逝。纪晓岚一激灵醒了,恍然大悟:“圣人家的‘富’字不出头,是保富贵永无头;而圣人家的文章功盖千古,天下无二,岂能用一般的章字概括,应该是通日破天才对呀!”说来也真是神奇,待纪晓岚彻悟之后,挥毫泼墨,一气呵成,其神韵与上联毫无差异,终于圆满完成了乾隆皇帝交给的任务。

  “富字无头”“文章通天”,这么一说,你就清楚了孔府大门对联的“富”“章”两字并非错字,而是大有讲究的。

  (本文选自北京社科普及丛书《中华传统文化十四讲》。图片来源于网络。)

 

社科普及活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为主题,开展了一系列社科普及活动。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